《大秦:躺平的我,被祖龍偷聽心聲》[大秦:躺平的我,被祖龍偷聽心聲] - 第3章 葉奴

第3章 葉奴微風習習,片片的落葉被吹的飛來呼去,最後飄飄悠悠的落地,從此反哺大樹。
落葉尚且知道報恩,為何人心卻如此冷漠,甚至惱羞成怒非要制自己於死地。
葉魂終究是搞不明白。
為何當初跟在自己後邊的傢伙後來反而成了遠離自己甚至欺凌嘲諷自己的主謀。
或許這就是強者隕落之後的人人敢打,虎落平陽罷了。
當然恐怕更多的是因為曾經的他們在自己的面前展現出了嘴卑微的一面,現在想要尋求安慰。
秋風中葉魂雙腿有些瑟瑟抖動着,走着,衣角吹拂着輕輕的躍起,頭頂蓄起的長髮也是隨風飛舞着。
本應該風華正茂,卻在此刻顯得有點落寞孤單。
遠遠的,葉魂便笑了。
不是修鍊的豁然開朗,更不是前景的柳暗花明,只為前邊的老者在那裡等他回來。
風中,老者有些風燭殘年的意味,微微彎着的腰板以及那截在風中舞動的斷袖,當然最讓葉魂溫暖的還是那一直沒變的憨厚的笑容。」
少爺,您回來了!」
聲音在耳邊響起,葉魂看着眼前這個陪伴了自己16年的獨臂老者,依舊是那樣憨厚的笑容,依舊是那樣熟悉的聲音。
此刻,葉魂的壓力瞬間釋放,整個內心都安靜了下來。
葉奴,你怎麼又出來了,不是說你的胳膊這樣不要感染了風寒么!」
,葉魂關切的瞪了葉奴一眼,有些不高興的樣子。
少爺,老奴的這胳膊沒事,我就是覺得今天少爺可能會回來,出來看看。」
,葉奴依舊是憨厚的笑着,然後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胳膊。
葉魂走上去輕輕的拿起那截斷袖,然後看了良久方才抬起頭道:葉奴,謝了。」
少爺,這些都是葉奴應該做的。
再說葉奴還等着少爺幫葉奴把這條斷臂重生呢!」
,葉奴笑了笑,然後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霎時,葉魂的眼睛收縮了一下,然後帶着一絲的憂鬱的看着葉奴:葉奴,你說我真的能夠解除這個魔咒么!」
我相信少爺能!」
,葉奴沒有一絲的猶豫,語氣異常的堅定,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彷彿不似一個垂暮的老者。
嗯!
那我一定要逆了這天!」
葉魂也是開心的笑着,只不過眼角卻噙着淚珠,心裏暗暗的道:葉奴,最後的三個月,我真的能行么,不過我不會放棄。
少爺,那現在先回家吃飯吧!」
,葉奴拍了拍葉魂的肩膀,然後再次展現出那憨厚的笑容,彷彿一切的煩惱都能夠融入其中一樣。
有酒么!」
,葉魂問道。
有!」
片刻之後,酒菜上桌,葉魂和葉奴對坐而坐,面前還放着慢慢的一壇老酒。
葉奴,喝!」
,葉魂舉起酒杯,對着葉奴說道。
喝!」
叮!」
酒杯碰撞的聲音響起,隨後葉魂仰頭便是咕咚咕咚」的猛灌,幾口之後,偌大的一碗白酒彷彿是白水一樣便入肚,但隨後火辣辣的感覺也傳了上來。
葉奴看着葉魂如此,知道肯定是有事情了,不過他也不點破,就讓這少爺喝個痛快。
隨即,脖子一仰,葉奴也是一碗入肚,空留偌大的碗倒影着月色。
不知道喝了多少,葉魂只知道葉奴已經趴在了桌子之上,沉沉入睡。
走起路來已經搖搖晃晃的葉魂,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將葉奴抬回了房間,蓋上一件被褥。
葉奴,最後的三個月,不知道是生是死,但魂兒會努力的!
等我為你重生這條斷臂!」
,葉魂對着已經睡去的葉奴說著,之後便轉身向著外邊走去,只不過腳步有些踉蹌而已。
然而當走出了房間之後,躺在床上的葉奴卻坐了起來,喃喃自語道:少爺,葉奴相信你可以!
賊老天,難道你真的要葉家斷後么!

不過走出房間的葉魂已經看不到這一幕了,此時他已經向著虛無山走去。
話說來到虛無山之後,葉魂的酒也醒了大半,快速的奔上虛無山頂,葉魂開始自己每天晚上的必修課,馬步站樁。
山頂狂風肆虐着,彷彿要將整個大地都給掀翻一般,斷崖附近的百年大樹更是在風中東搖西擺,嘎吱嘎吱作響,隨時都可能攔腰折斷……葉魂直接毫無懼色的一個標準的馬步就穩穩的扎在了那斷崖處,任由這風在自己的身上肆虐着。
時間飛逝中,葉魂的的站姿卻沒有絲毫的晃動,就這樣定格在這個深夜之中。
一個時辰的時間過去後,葉魂結束了馬步站樁,稍微活動了下身體,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