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我是秦二世》[大秦之我是秦二世] - 第五章 不敢多嘴

  可是,龍翔在出來寢殿把門關上後。臉上立即恢復了冰冷的表情,跟先前在趙亥面前的面容,天壤之別。

  他壓根就沒有走,就靜靜的立在門口。一言不發。

  旁邊的太監宮女,也根本不敢多嘴。

  趙亥等龍翔這禁軍大統領徹底出了門,這才對着蘭妃說道:「蘭妃,我與你父親有一些要事要說。」

  蘭妃當即聽懂,做了個萬福對趙亥說道:「臣妾這就退下。」

  說罷,蘭妃也款款的離開了。

  趙亥這時,看着王戰,剛剛醞釀好了想說的話。

  不經意間看向門口,卻吃驚的發現門口有一個若有若無的黑影。

  影子透過木窗打進了殿內,如同一抹靜態的墨水灑在了地上。

  竟然有人敢堂而皇之偷聽君臣對話。

  反了天了?

  自己的身邊,已經被蛀蟲控制到這一步了?怎麼,已經徹底的認為自己是個昏君,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趙亥氣的火冒三丈,三步並作兩步,走到了殿門口。

  「吱——」一聲輕響。

  龍翔發覺面前的門,居然被打開了。

  他駭然的看到了趙亥冷漠且充滿怒火的雙眸,狠狠的激射到他的身上。

  他發誓這是他這輩子看到過的最恐怖的一張臉。

  「陛……陛下」龍翔說話的聲音,都已經顫抖。

  「你聽夠了嗎?」趙亥一步一步的走出來。

  龍翔一步一步的後退。

  兩旁的太監宮女見了,都嚇得跪在地上,肩膀顫抖。

  「臣,臣有罪。」龍翔跪地說道。

  冷汗,已經打**他全身的內甲。

  「我問你,你聽夠了嗎!啊!」趙亥吼道。

  龍翔已經嚇得六神無主,亡魂皆冒。眼前這位主,可是殺人不眨眼的暴君啊。

  在自己之前,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條人命喪在了他輕飄飄的一句問斬之中。

  趙亥剛要下令把龍翔拖下去宰了。

  但轉眼,僵住。

  制怒,制怒。

  現在如履薄冰,不能走錯。

  自己隨時都可能會被那幫奸臣弄一個「暴死」之名,然後推其他的皇子上來。

  在沒有足夠的禁軍捏在手裡的時候,決不可輕舉妄動。

  趙亥克制而冷靜的仔細想了想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斬了龍翔?他倒是想。但是今晚斬掉,明天一早就會釋放出一個強烈的政治信號給劉淵跟趙高。

  他趙亥不滿了。

  那麼兩條老狐狸就勢必會收斂收拾自己的首尾,自己到時候再想調查罪證。一個一個的收拾他們,可就難了。

  算了,留着先不殺,等到時機成熟了再弄死。

  目前就把這龍翔當槍使,反手透露一些假情報給他,讓他假報真傳出去。弄亂那邊的陣型。

  不過,也不能便宜了這狗賊。從上輩子開始,趙亥最恨的就是內奸。

  「取廷杖來!」趙亥對着左右宮人說道。

  宮人立即遞上一把一丈八的粗大木棍。

  庭杖這東西的威力,光打腚也能給人直接打死。

  趙亥接過來,在龍翔驚恐的目光中。朝着龍翔的背上就是一棍。

  一棍打下來,龍翔幾乎感覺自己要登仙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