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我是秦二世》[大秦之我是秦二世] - 第六章 白衣神將

  誅九族都不夠殺,要誅十族,得用上最殘酷的刑罰!活着的要弄死,死了的也要刨出來開棺戮屍的那種大罪。

  何其歹毒,何其狼子野心,何其卑鄙無恥下流,才能給自己腦袋上扣上這麼大一頂大帽子。

  「微臣,冤枉啊!」王戰心中對趙亥先前的最後一點不滿,一點抗拒,一點傲氣。全部化為烏有,此時此刻,心中只有無盡的恐懼和哀求。

  趙亥笑道:「國丈,你空口白牙,叫我如何相信?」

  不嚇唬一下你這老頭子,你怎麼肯好好為我效力。

  「陛下,臣,臣冤枉啊!臣對陛下忠心耿耿,日月可鑒。」

  「臣的武功官職,都已經被削掉,談何陳兵謀反的勾當!微臣一向跟劉淵等人在朝堂不和,他聯合御史台污衊於臣。望陛下嚴查啊。」

  沒想到,還是來了。自己的預感是一點沒錯啊。

  這懸在自己腦袋上的暴君之劍,終於就要落下來。

  事到如今,坦然赴死吧。

  趙亥笑而不語,就等着王戰在地上嚇得魂不守舍,七上八下。

  這老傢伙,果然如我所料,跟劉淵是死對頭。曾經的李斯一黨的武臣之一。

  劉淵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有了他在宮外站隊,以後有很多事情,就要好辦許多。

  王戰跪在地上,良久,趙亥都沒有說一句話。

  在王戰胡思亂想自己一家人以後的遭遇,磅礴如山的壓力達到了巔峰之際。

  趙亥才終於開口:「行了,國丈,我相信你。沒有謀逆朕的意思。」

  「那些奏疏,朕都已經全部壓下來了,不必擔心。」

  王戰聽到趙亥的話,心頭千萬根繃緊的繩子,才一下放開。

  整個人泄了力氣,差點昏在一旁。

  王戰此刻感激涕零的說道:「臣王戰,感念陛下英明神武,感激涕零,不知所云。」

  趙亥笑着拍了拍自己這個便宜國丈的肩膀,說道:「接下來,朕要提拔你,給朕秘密培養一批禁衛軍。」

  「做的好,朕就給你一個中護軍。」

  這句話,背後的意味,已經非常深。

  中護軍,乃是大秦禁衛軍中負責提拔監管武官的高級官位。

  誰拿到了這個位置,誰就拿到了提拔禁衛武官的權力。看起來官不大,實際上影響力大的超乎想像。

  毫不客氣的說,天子身邊的人武官,幾乎都是從中護軍手裡提上來的。

  作為縱橫朝堂幾十年的老臣,王戰立即知道了是什麼意思。

  他難以置信的磕頭謝恩說道:「臣,必定肝腦塗地,為陛下效犬馬之勞!」

  陛下,竟然轉了性子,親口答應要提拔他了嗎。

  王家武臣,終於又有恢復昔日戰神輝煌的機會。

  陛下終於也對劉淵那邊把持朝政的權臣有所不滿,要培植自己的勢力。

  「朕一會兒擬制一份,先給你恢復到千人的職位。你在暗中給朕培養禁衛,直到你覺得可以了,就把他們帶到宮裡來。」

  「王戰,你可有異議?」趙亥的背影,在王戰的眼中,越發深不可測。

  王戰深深的把頭印在地上,恭敬萬分的說道:「臣王戰,遵命。」

  「好。國丈,我以後可就靠你了。」趙亥又拍了拍王戰的肩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