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我是秦二世》[大秦之我是秦二世] - 第七章 好日子要來了

 邊關之上,長槍橫空嘯日,三回合就斬落其部落第一勇士魯爾丹於馬下。

  一時間白衣神將王綉虎勇猛無雙之名,冠絕大秦!

  他大破匈奴,追出七百餘里。斬敵一萬餘首。

 連殘暴的趙亥前身,也大讚其勇武。愛其輕捷迅猛,回來便封了他神羽少年將軍郎。

  若不是後來馮去疾案,現在已經平步青雲上了天。

  王綉虎上來就跪在了王戰的面前。

  「兒臣甘願赴死,只求不墮了王家威名。求父上成全。」

  王戰盯着王綉虎,一言不發,朝裏面走去。

  這個兒子啊,什麼都好,就是家國情懷,抱的太重。有時候不懂變通。

  耳目眾多,不知道身邊就有沒有安插着劉淵趙高的眼線。

  一切事宜,得到王家的密室中去談。

  王家密室中。

  王戰笑道:「兒子,咱們王家的好日子,要來了!」

  王綉虎英武的臉龐顯現出疑惑的表情,問道:「父上,昨日不是宮裡傳出消息來,說陛下要我的人頭嗎?」

  「更有甚者,說陛下發了雷霆大怒,要夷滅我王家三族。」

  「父上這話是何意?」

  王戰敲了敲桌上的軍事地圖,把茶喝了一口說道:「嘿,你可不知道,那都是咱們陛下英明。咱們都看走眼了,陛下已經不是從前那個陛下了。」

  「他放出了假消息殺你,為的是迷惑劉淵那幫權臣。」

  「陛下昨日召我進宮,意思已經非常明顯。陛下要重新啟用我王家一脈,已經給我恢復了千人職位。」

  千人是秦軍中的中等將領官職。

  「陛下,明顯已經對宦官趙高聯合權臣劉淵把持朝政,一手遮天有所不滿了。」

  「要老夫估計,他們這幫宵小的日子已經好不了多久了。」

  王綉虎不解的問道:「既然如此,陛下為何不一舉剷除他們。只要陛下一聲令下,兒臣帶三百家臣就可以夷平相府。」

  王戰把杯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說道:「胡說八道!陛下的心意,又豈是你能揣度!」

  「那趙高劉淵在朝廷之內,結黨營羽,上下左右的臣子全是他們的人。陛下這一殺,倒是由什麼人來填上?朝堂無人,豈不大亂!」

  「若是只殺劉淵,底下的臣子,豈不是人人自危?那時候再如何駕馭群臣?如何服眾?」

  這個兒子,兵法兵法爐火純青,槍法槍法百萬軍中無一。性格直爽,能力更是天下無雙。

  唯一的一點,就是政治上完全一竅不通。

  不管自己教他多少回大人物之間的彎彎繞繞和手段博弈,他都感覺完全聽不懂的樣子。

  好像在王綉虎的眼裡,這個世界只有兩種選擇,打,或者不打。沒有那麼多的廢話。

  你打死我,或者,我打死你。沒有第二種選擇。

  「你啊,少看點兵書,多跟老夫學學如何在朝堂上跟陛下相處,如何說話。否則,你這官一輩子都當不大。」

  王綉虎乾脆直接的說道:「兒臣只愛看兵書,練武。其他一概不願意學。」

  「既然陛下不殺兒臣。兒臣還要練武,就先走了。」

  說完,也不等王戰答應,王綉虎就已經徑直走了出去。

  直接,乾脆。

  這就是王綉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