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我是秦二世》[大秦之我是秦二世] - 第八章 荒謬

  群臣不敢發聲。

  趙亥一通大怒之後,也是克制怒氣。知道自己發火也沒用,打仗靠將軍士兵不靠嘴巴。

  「右丞,你說怎麼辦?」當下,還得靠這個大奸賊給自己辦事。一個大秦帝國最高官員,絕不是輕易說換就換的。

  每一次換丞相,都是朝堂的一次大地震大清洗。

  該用,就還得用。

  能殺的時候再殺也不遲。

  「臣建議,立即派兵前去支援。」

  「重新任命空缺已久的北征大將軍。」劉淵此時雙目之中,精光閃過。

  自從蒙恬蒙毅兄弟和蒙芽被趙高跟自己找茬,強制召回奪了兵權。

  那邊境線上的三十萬大軍群龍無首,可是一塊極大的肥羊肉。

  劉淵日思夜想巴不得吃下肚子去。有了邊疆的三十萬兵權,就算是趙亥,也根本不敢輕易動自己。

  兵權是比免死金牌還要硬無數倍的籌碼,是他劉家隨着大秦強勢而永遠繁榮的保證。

  「爾等怎麼看?」趙亥問道。

  「臣附議,補上北征大將軍之位。。」

  「臣附議。」

  ……

  劉淵一言發出,百官相應。

  此等號召力,讓趙亥也覺得震驚悚然。

  劉淵,劉家,已經勢力大到如此地步了嗎?自己可真就是孤家寡人一個了?

  不,還有個趙高?

  趙亥側臉看去,趙高神秘的笑笑,一言不發。

  行吧,這太監也是贊成劉淵的。

  「行了,此事關乎甚大,我與丞相商量後再行定奪。」

  誰不知道,劉淵想調他二兒子劉能上馬。

  可是他那個胖的跟球一樣的飯桶兒子劉能去北面三十萬大軍,空降當了上將軍。真不怕兵變把他吃了?

  決不能輕易讓這劉淵得逞!

  早朝就在趙亥的糊弄中匆匆落下帷幕。

  下午,趙亥召見劉淵,談了一整天直到深夜關於任命北征大將軍的事。

  這事諸多大臣當然也有耳目打聽,各自心中都有數了。

  趙亥從跟劉淵的聊天里,算是徹底見識到了什麼叫做人老成精。

  什麼叫做油膩、什麼叫做姦猾、什麼叫做陽奉陰違、什麼叫做處處不留痕迹。

  劉淵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滴水不漏,完美的就好像他是一個千古無二的忠臣。

  字字句句,都在不着痕迹的說明自己兒子劉能有多麼多麼威武,多麼適合當這北征大元帥。

  如果他當上了,會對大秦的江山影響如何如何好。如果他沒有當上,大秦的宗廟社稷都要毀了,大秦的基業都要完了等等壞處。

  趙亥深深的看着劉淵,一度覺得劉淵可惜了。這副口才,在後世賣保健品他絕對能賣成眾人仰望的傳奇人物。或者去戰國時期遊說六國,說不定還真能佩上六國相印。

  可惜現在只當一個右丞相,豈不是屈才了。

  這等口才反而讓趙亥對他深深的加以提防。

  在劉淵苦口婆心,嘴皮子都說幹了、茶水不知道續了多少壺的情況下。

  趙亥當即爽朗的答應:「那就讓劉能將軍,走馬上任北方吧。」

  反正只是北方,又沒說具體什麼官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