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聖道》[大聖道] - 第三章 恩將仇報

  此言一出,孫聖立刻心頭一沉,抱在懷中的木盒收緊了一些。

  這句話他怎麼會聽不出來,分明就是白展飛想要。

  確實,十株三品靈藥的確價值不菲,對於白家的每一個子弟來說,都是一筆財產。畢竟每一個家族子弟每個月才只能領到兩株這樣的靈藥而已。

  十株三品靈藥,足夠他們小半年的消耗了。

  「白展飛,你這話也說得出口,大聖哥以前怎麼對你的,你現在卻落井下石,要搶大聖哥的靈藥。」白子沫看不下去了,即便平常很溫柔,輕聲細語,也忍不住提高了嗓門兒。

  「怎麼能叫搶呢?」白瑩瑩說話了,長相很美,但聲音冷漠,道:「這些靈藥本就是我白家之物,雖然是賞賜給他的做遣散費,但是說句不好聽的,以他現在的作為,你認為靈藥對他還有價值嗎?不要白白糟蹋了好東西。」

  「你……」白子沫銀牙緊咬,道:「就算如此,可大聖哥以前為白家付出了那麼多,這些靈藥作為報答,這是應該的吧。」

  「那是以前。」白瑩瑩道:「雖然他曾經為家族賺來過榮譽,但這些年也給家族添了不少麻煩,算是兩清。」

  白子沫氣的渾身顫抖,顯然這是一種不講理的說辭,就算費再多口水也沒用。

  白易也是氣的臉色發青,圓滾滾的身體,肥肉一層一層的顫抖着。

  「孫聖,你借是不借!」白展飛聲音低沉,冷漠了許多,顯然有了威脅之意。

  白景陽和幾個白家子弟站在一起,則是抱着肩膀,一臉奚落的表情。

  曾經的天才,此刻卻在他們的面前被訓斥的一句話都不敢說,這種心理上的滿足,讓這些年輕人都大呼過癮。而且在他們眼中,孫聖就是廢人一個,也不怕得罪,反正也不能對他們造成什麼威脅。

  「孫聖,別讓我說的太難聽,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現在已經是家族的恥辱,看在我們以前有些交情的份兒上,我還是不願意看到你受皮肉受苦的,不然我好說話,但是我的兄弟可不好說話。」白展飛冷笑道,朝着白景陽使了使眼色。

  白景陽和幾位白家子弟會意,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朝着孫聖靠近。

  「天才,難道你想與我們過過招兒?」白景陽皮笑肉不笑道,言語挑釁,十分嘲諷。

  而且說話間,白景陽已經出手了,他的手掌上經脈橫生,皮膚突然轉變成了赤紅色,宛如一塊燒紅的金屬一般,朝着孫聖的肩膀抓了過去。

  這是白家的絕學,煉鐵手,屬於一種近戰搏殺的技法,練至大成可以生撕巨象,徒手對抗神兵利刃。

  顯然,白景陽不單單是威脅孫聖,還想要孫聖出糗,故意刁難。

  「哞!」

  但就在這時,牽在孫聖手中的青牛突然長嘶一聲,壯碩的身軀搖晃,兩隻前蹄猛踏地面,一股勁氣爆發,有一道看不見的漣漪擴散出去。

  這股勁氣,硬生生將白景陽的身形給抵住,同時,青牛碩大的牛頭猛地一甩,頭頂之上那一對金屬般的牛角與白景陽的煉鐵手碰撞在一起。

  「鐺!」

  兩者之間,竟然傳來了金屬碰撞的聲音,青牛牛勁十足,犄角堅硬無比,竟然把白景陽給震得向後倒退出去,臉色一陣蒼白,他的一條手臂整個**,骨頭關節都在隱隱作痛。

  「鐵柱……」孫聖也有些意外,沒料到關鍵時刻,青牛竟然會護主,替他擋住了白景陽的攻擊。

  「畜生,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