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聖道》[大聖道] - 第四章 月下青牛

  明朗夜空,銀月高懸。

  在沐風城城南的郊區,一條大河蜿蜒流淌,水聲入耳,在這夜色中格外的清晰。

  一座低矮的木屋,安靜的矗立在這裡地方,旁邊是一個簡陋的牛棚,籬笆圍成的院子,院中是一顆老槐樹,有些年頭了,樹榦蒼老,但卻枝繁葉茂。

  而在老槐樹下,一位少年盤坐在那裡,柔順的黑色長髮披散在肩頭,他雙手結印,身上淡淡的白色光圈纏繞,一股輕微的氣勁在少年的體內,沿着奇經八脈一圈一圈的遊走着。

  這少年,正是孫聖。

  「轟!」

  半個時辰後,一聲輕微的爆破,孫聖整個人身軀一震,纏繞在身上的白色光圈消失不見,化作點點星光,如螢火蟲一般散掉。

  「呼呼呼呼……」

  孫聖渾身大汗,筋疲力盡,他靠在老槐樹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果然,根本無法將氣聚集在丹田中,還是無法鍊氣,這些氣一旦進入丹田,便會自己散開。」孫聖苦惱不已。

  這已經不是一地嘗試了,他現如今處於搬氣的境界,可以聚集天地元氣,變為自己的氣,在體內搬運。只要凝聚到丹田中,便可將丹田化為火爐,對這些氣進行鍛造,俗稱是鍊氣。

  但是可惜,孫聖當年受傷太重,丹田到處都是裂痕,根本聚集不了氣。

  一年前,孫聖在一本古書中看到一種方法,說是丹田受損,可以利用自己的氣來溫養,或許可以讓丹田重塑新生。

  這一年來,孫聖一直在嘗試,但是最後都功虧一簣,反而丹田的裂紋更多了。

  「他奶奶個表,到底是哪個孫子寫的那部書,這樣下去,我的丹田遲早再次碎開,別說重塑新生了,能不能活命都說不準。」孫聖惡狠狠的咒罵道,滿頭的大汗。

  但是,孫聖還是不想放棄,這是險中求勝的辦法,如果不能修補丹田,他這一生都碌碌無為,平平凡凡,甚至是任人欺凌。

  所以,即便是再怎麼痛苦,哪怕是就這樣翹辮子了也在所不惜,這是唯一的方法,一定要嘗試。

  當下,孫聖恢復了一些體力,再次嘗試着凝聚天地元氣,在體內搬運,淡淡的白光再次纏繞在他的身體上。

  「砰!」

  但是半個時辰後,這些白光散掉,孫聖依舊無法將氣聚集在丹田中。

  而且這一次,孫聖感覺丹田刺痛,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倒地在地上瑟瑟發抖。

  果不其然,這一次嘗試,讓孫聖的丹田再次惡化了,這種痛苦,猶如一千根鋼針同時戳進了他的小腹上,讓孫聖冷汗皆冒,渾身顫抖。

  足足過去了好長時間,這種痛苦才減輕,孫聖筋疲力盡的做起來,靠在大樹榦上,遙望着夜空中的明月,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還是一點效果都沒用,這樣下去,可能不到十八歲我就死翹翹了,爹……娘……也許孩兒終其一生,都無法再見到你們了,還有小妹……」

  此時的孫聖,要多絕望有多絕望,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十幾年不見了,他們尚在人間嗎?

  「哞!!」

  突然,旁邊的牛棚內,本來應該已經睡着的青牛突然站起來,衝著夜空中的銀月長鳴一聲,聲音宛若悶雷,在夜空中傳開,震得孫聖耳朵都有點疼了。

  「好傢夥,鐵柱你嗓門怎麼這麼大了?突然大叫做什麼?做噩夢了?」孫聖呵斥道,嚇他一跳。

  然而就在這時,詭異的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