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聖道》[大聖道] - 第五章 神荒骨

  孫聖滿是好奇之心,說真的,他從來沒有近距離的接觸過能口吐人言的妖靈。當初孫聖倒是在青鸞山獵殺過一些低級的妖靈,但能說人話的還是第一次見到,充滿了好奇。

  「沒想到啊,我無意中收養的鐵柱,竟然是妖靈,不但能口吐人言,而且看樣子智力不低啊,說的話連我都不懂。」孫聖說道。

  「你真的對自己的曾經一點都不記得,哪怕是曾經夢到過,經常做的夢。」青牛對孫聖說道,話語中透着另一層含義。

  「經常做的夢?」孫聖停住,想了想,道:「你說的曾經是什麼意思?我經常做的夢……這倒是有,我經常夢到以前偷偷跟着城中的紈絝逛青樓的畫面……」

  青牛語塞,碩大的牛頭搖晃起來,那一對牛眼,在黑夜中格外的明亮。

  黑夜寂靜無聲,只有「嘩啦啦」的流水聲,從身後的護城河中傳來,這一人一牛在夜空下面對面站着,誰也沒有說話。

  「老牛,你現在有多少道行了?是不是堪比氣功宗師了。」孫聖打破了沉默問道。

  既然這頭青牛自稱是妖靈,再叫它鐵柱未免有些不合適,畢竟人家有自己的意志。

  青牛沒有去回答孫聖的話,而是說道:「我觀察你丹田被破,左腳殘疾,這些因素導致你修鍊難有所成,雖然嘗試以氣溫養丹田,但這種做法並不實際,只會加重你的傷勢。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脫胎換骨,但要承受一定的痛苦,你願意嗎?」

  聞言,孫聖一個機靈,眼中立刻射出一股精芒,道:「你有辦法?真的假的,外公當年廢了九牛二虎之力,請來許多高人,都對我的傷勢沒有辦法,你有個方法?」

  青牛點着頭,碩大的牛頭上下起伏。

  「什麼辦法?」孫聖急切的問道,有些急不可耐,畢竟他被這該死的殘破丹田困擾了多年,做夢都想着能夠痊癒,回到當年的天賦。

  「可能會很痛苦,但是我能保證,只要你能承受的住,你將會脫胎換骨,重塑新生。」青牛說道。

  「無妨,總比我十八歲之前就翹辮子要好得多,你說吧,我什麼都願意嘗試。」孫聖堅定的點了點頭,他在人生的低谷徘徊了這麼多年,早就想打破這該死的束縛。

  青牛瞳孔明亮,魁梧的身軀,像是一座小山包一樣,說道:「在我的體內,有一塊發光的骨,你將其刨出來,然後刺穿自己的胸膛,將這塊骨移植到你的體內,一切便會水到渠成,這塊骨可以助你重塑新生。」

  「什麼!你……你是說讓我宰了你?」孫聖立刻一驚。

  青牛搖了搖頭,道:「我不會死,那塊骨在我體內本來就是多餘的,植入到你的體內,也許能起到妙用。」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孫聖趕緊搖頭。

  「你無須擔心,即使你刨開我的腹部,我也有辦法癒合,不會死掉。」青牛再三保證道。

  「不是,我不是太喜歡吃牛肉,會過敏的,而且是老牛你的肉,我更不能吃了。」孫聖擺擺手說道,他和青牛也算是相依為命這麼多年了,絕對下不了口。

  青牛無語,那張牛臉沉了下去,道:「這是一次機會,你也不想一生都如此碌碌無為,受人欺凌吧,我承諾你,我不會有事,你只需要放心大膽的去做。若是按照你的辦法去慢慢地溫養丹田,最後的結果,只能是十八歲之前就讓你鬱鬱而終,難以有所成就。」

  這一次,孫聖猶豫了,他見青牛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而且他對青牛發自內心的信任,知道這老牛應該不會害自己,畢竟他們相識這麼多年,即使之前青牛沒有口吐人言的能力,但至少孫聖可以感覺得出來,他和青牛的關係,就像是一對兄弟一樣。

  「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會沒事?」孫聖再一次確認道。

  青牛認真的點點頭,眼中放光,分外的明亮。

  「好!」

  最終,孫聖一咬牙,轉身衝進了院子中,將一口柴刀取了過來,他決定相信青牛。

  青牛是妖靈,應該會有它自保的辦法。至於這麼做到底能不能讓自己有所改變,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如果不賭這一把的話,也許真的如青牛所說,自己一生都碌碌無為,而且他丹田受損,可能十八歲之前就會翹辮子。

  青牛卧在了河邊,回頭望着孫聖,告訴孫聖明確的位置,讓他在自己的腹部下刀。

  「噗嗤!」

  這一次,孫聖沒有再猶豫,既然已經決定做了,就不能優柔寡斷,他一刀切進了青牛的腹內,青牛的藏青色皮革很厚,很堅韌,這一刀孫聖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