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教父》[大唐教父] - 第1章 起死回生

神龍六年的春節,就在大周和大唐停戰不久後按時到來。對於戰火紛飛的長江沿岸,和義軍四起的中原各地的百姓來說。這個春節的到來,並不能讓他們臉上多出多少笑容來。

不過對於戰火沒有波及到的邊緣沿海城市華亭縣,這裡的生活似乎並沒有因為戰爭而有所改變。

人們的生活依舊如往常一般,該吃還是吃,該喝還是喝。節日的氣氛,已經濃郁了起來。

而就在這喜慶的節日氛圍中,城南角的李府里,卻是一片死寂的冷清和哀愁。

就在幾個小時前,李家唯一的獨子李昊然,突然口吐鮮血,面色紫黑,倒地後就不省人事。連續請了幾位大夫看過也都只是搖了搖頭,直接掉頭就走了。

就在眾人悲痛欲絕黯然神傷,打算替李家少爺準備喪事時,剛巧一位遊方道士打此處經過,揚言有良方可以嘗試醫治李家公子。

聽聞此言,李家主母也不管他是不是來騙錢財的江湖騙子,立即將老道士請了進去,權且死馬當活馬醫了。

正廳里,李家主母還是沒忍住心中悲痛,壓抑着聲音哭了起來。

「小姐,你不要難過了,少爺會好起來的。」一個老媽子上前勸慰道。

「劉姨,你說我命怎麼就這麼苦呢?公婆死的早,六年前夫君也撒手人寰,丟下了我孤兒寡母孤苦伶仃的過活。現在,就連我唯一的兒子,也命在旦夕。老天爺啊,到底我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懲罰我……」

李家主母悲慟大哭,卻是情緒太過激動,一口氣上不來,兩眼一翻昏倒在地上。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來人啊,快來人吶……」劉姨無措地搖晃着地上的人,卻是已經嚇得六神無主。

那邊小的還生死不知,這邊大的也悲傷過度昏了過去,李家頓時亂作一團。

廂房裡,老道士緩緩將床上那少年身上扎得像刺蝟的銀針一根根拔了下來。

當最後一根拔出,人影哇地一聲,一大口污血噴在床上。病情不見得轉好,反而是出氣多進氣少了。嚇得床邊的女孩尖叫一聲,面色蒼白無措地看着床上的少年。

「老先生,我家公子這是怎麼了?」女孩一邊焦急開口,一邊用手帕輕輕將少年嘴角血跡擦去,淚水不住地從臉頰滑落了下來。

「中毒太深,老道我也沒有辦法了!」老道士嘆息一聲,搖了搖頭。

「唉,去準備後事吧…」老道士將手從少年手腕上收回,惋惜地說道。

這少年此時卻是完全沒了氣息,已經死去了。只是可憐了這個還沒有開啟人生,就被終結的幼小生命了。

「少爺~~」女孩聽聞老道士此言,如同遭了雷擊一般呆愣了半晌,終於是情緒完全失控,趴在少年身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嘶!疼~」床上少年輕哼了一聲,微微睜開眼睛,眼神恍惚地看了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