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教父》[大唐教父] - 第8章 單純的趙大海

來福有些緊張地朝着門口走去,卻發現推開門的是六一三,這才鬆了口氣。

定睛一看,六一三手裡還拎着什麼,只是在微弱的火光下,看不清楚。

「少爺,真被你猜着了,這老小子也有問題。」隨着六一三話音落下,一道瘦小的人影被丟在地面上,手腳都被綁住,嘴也被堵住,正在地上不停挪動掙扎着。

「嘿嘿,說說,怎麼回事?」李昊然好像早有預料一般,對於地上的人被抓來沒有什麼驚訝。

啪,一個大包裹也從六一三肩頭解下來,丟在人影旁邊。

「我按照你的吩咐,藉著黑暗躲在大門外,果然發現這老小子,收拾好了行囊包裹,鬼鬼祟祟地溜了出去。」六一三指着地上的人影道。

藉著火光,幾人這才看清,地上躺着的,不正是廚師趙大海嘛!

「這個人先不管,王姨,你接著說。」李昊然不再去管地上的趙大海,而是轉頭對王姨說道。

「小少爺,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對不起李家。我不求你放過我,我只求你放過我的親人,我求求你了!」王姨聲淚俱下地哀求道。

「你先姑且將事情說來,只要沒有牽扯,我自然不會如何。禍不及家人,這個道理我還是認同的。」李昊然點了點頭道。

「前些年,李正義時常來李府找你父親喝酒談天。有一次他喝多了,就把我給,給睡了。」王姨回憶了一番,緩緩開口講了起來。

而李昊然幾人也只是靜靜聽着,不去打斷她。

「當時,我也曾恨過他。畢竟他**了我。可是隨着他一次次的來,一次次的進到我的房間。我發現我漸漸愛上了他,痴迷在他懷裡,甚至願意為他去死,去做任何事。」

「再後來,我發現我有了身孕,直到月份大了,我怕瞞不住,只好和小姐老爺告假,去外面悄悄將腹中孩子生了下來。」

「李正義也沒有辜負我對他的深情,他很懼內,為了我和孩子着想,他沒有將我納妾過門。而是帶着我們的孩子回去,撫養成人。我能理解他的苦楚,這些年,我也沒有怪他!」

「那個孩子是誰?」李昊然打斷了王姨,問道。

「李正義的次子,李正。」王姨說道。

「好,你繼續!」

「六年前,老爺過世,自此李家開始沒落,到了現在,處境你也是知道的。」王姨看了看李昊然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給我下毒呢?」李昊然還是不能理解,李家如今要錢沒錢,要地沒地,還有什麼值得他們圖謀的呢?

王姨沒有回答,只是神色複雜地掃視了一圈屋子。

李昊然忽然就懂了,他們這是要謀李家這僅剩下的房子啊!

「李正義,我的好堂叔!」李昊然冷哼一聲。

李家幾代單傳,沒有直系親戚,最親近的,就是堂叔李正義和李正元兩兄弟了。他們爺爺的爺爺,和自己父親爺爺的爺爺,是親兄弟,一母同胞的親兄弟。

所以在李家鼎盛時期,經常來往,直到這些年李家沒落了,他們也就不再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