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為李承乾》[大唐我為李承乾] - 第4章 皇家酒樓

李世民扶着長孫皇后坐下,看見宮女太監們退出立政殿後。

「說說吧,你怎麼想的?」看到長孫皇后差點暈倒,李世民強壓着怒氣。

李承乾看了看李世民,又看了看擔憂的長孫皇后。咬了咬牙對着李世民說:「兒臣斗膽,敢問父皇的治國之道是否在書籍上所得?」

「你的意思是東宮那些大儒們教不了你?」李世民聲音有些低,不過語氣中卻多了幾分沉思。

「回父皇,於詹事他們都是大唐知名大儒,教兒臣是處處有餘。只是治國之道他們不行。父皇,說句大逆不道的話,他們要是能教我治國之道,為何父皇為君,他們為臣?」李承乾聽出了李世民口中的鬆動,輕聲解釋着。

「說說你的想法?起來吧。」李世民喝了口茶,淡淡的對着跪在地上的李承乾說道。

「謝父皇。」李承乾起身行禮,在李世民對面坐下後,慢慢的說道。

「父皇一生經歷無數次戰爭,知道大唐子民需要什麼,才會有現在的治國之道。可是兒臣身處發展中的大唐,短時間內無法接觸到戰爭,無法複製父皇的路。單單憑藉大臣們的教導,無法實踐,兒臣無法得知他們教導的,是兒臣想學的,還是他們想教的!」

李承乾看着陷入沉思的李世民,組織了下語言繼續說道,

「兒臣以為,治大國若烹小鮮,兒臣就不能只知道書籍上的知識。如若書籍上的知識是治理好大唐的標準,那麼這大唐境內,比我李承乾學識淵博之人何止萬千?兒臣又有何資格繼承這盛世大唐!」

這一刻李世民清晰的感受到了李承乾的志向之遠大,卻也感受到了他的野心,心中莫名的有些憂慮,還夾雜着絲絲忌憚。

「所以你就想先拿酒樓練練手?」

「父皇英明!」

「小兔崽子,你堂堂太子,去管理一個酒樓,能不能有點出息?」李世民笑罵道。

李承乾也不說話,只是在一旁期許的看着李世民。

「行了,觀音婢,那個酒樓就給他吧。不過後面朕會考量你的學業,哪天讓朕不滿意,到時候有你好果子吃。」李世民思慮了一下,對着長孫皇后和李承乾說道。

「知道了,陛下,不過高明,一切以學業為重,少胡鬧!」長孫皇后也忍不住囑咐着李承乾。

「是,兒臣知曉。」

「沒事了?那就退下吧!」李世民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示意李承乾可以走了。

「父皇,母后,兒臣告退!」

……

東宮,李承乾整個人泡在澡盆里,緩緩吐出一口氣,剛剛在立政殿的緊張才慢慢散去。

「果然是帝王一怒流血千里,今天我要是被罷黜太子之位,估計在場的人差不多都會消失了吧。真是亂世人命如草芥,盛世活着不如狗。不過還好,第一步總算達成了。」李承乾小聲嘀咕着。

第二天一早,李承乾就帶着小朱子去了皇家酒樓。

李承乾下了馬車,還沒進入皇家酒樓,就看到李麗質在酒樓門口候着了。

「麗質,你怎麼在這裡,哦,現在皇家生意都是你在打理。」李承乾看到李麗質還有點奇怪,不過緊接着好似想起什麼,恍然大悟道。

李麗質翻了個白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