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隱龍近衛》[大小姐的隱龍近衛] - 第4章 你電影學院畢業的吧

楊光的造型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他是正兒八經的白手起家,一般這樣的人物,大多數都是心狠手辣的梟雄。
看到自己父親來了,楊萱萱臉上一喜,隨後立馬裝作委屈的樣子道:「爸比,你再遲點來,你女兒就要吃虧了。

楊光一聽這個話,當即看向福伯道:「福伯,你是怎麼回事。
萱萱受欺負了,你就在一邊看着?跟我說說,誰這麼大的膽子,竟敢欺負我楊光的女兒?」
福伯被楊光苛責,臉上不由的閃過一絲尷尬,他急忙解釋道:「這個……韓先生……是您讓我請來的,做大小姐貼身保鏢的那位。

「韓……」楊光一聽,隨後明白過來,向前走幾步,神情激動道,「是青山下來的韓玉,韓先生嗎?」
楊萱萱和她三個室友一愣,一起看向了沙發的方向。
只見一個轉身的工夫,韓玉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
雙腿併攏,規規矩矩的坐在沙發上。
兩隻手扶着膝蓋,臉上帶着一股彷彿天然的忠厚與淳樸,坐立不安道:「您就是楊先生?」
說著,韓玉彈簧一般站起來,急忙走上來道:「楊先生,你好,我就是青山山村的韓玉。

「哦,您就是韓玉小兄弟?」儘管韓玉穿着非常簡陋,但是楊光卻沒有絲毫的嫌棄,他趕緊上前握住了對方的手道,「你師父還好吧。

韓玉也表現的挺高興的道:「好好,我師父老人家身體硬朗的很。
現在還能天天看黃……看書,什麼黃帝內經、易經、春秋之類的。

楊光一聽,點了點頭道:「老爺子心態是可以的,遙想當年,我還是受過老爺子不少恩惠。
這次老爺子派你過來幫忙,真是感激不盡啊。

「沒有沒有,光是添亂了。
」說著韓玉低着頭,好似做了錯事一樣道,「這不才來,就把大小姐得罪了。
看來要讓我師父失望了,這個工作我達不到要求。
我準備等您過來,把師父讓我給你帶的土特產收到,就離開了。

福伯一愣,終於明白了這個年輕人可了不得,這是以退為進啊。
自己要不是就在一邊看着,說不定也被他這一番話說的不好意思了。
果然楊光聽着這個話,神情一變道:「韓玉小兄弟,你可不能瞎想。
老爺子派你下山,說明老爺子是覺得你一定能做到的。
如果你達不到要求,那就沒人達到要求了。
是不是萱萱淘氣,這個小死丫頭,她怎麼得罪你的?」
韓玉連忙擺手,一副受盡委屈的慌張道:「沒有沒有,大小姐對我很好。
是我自己太髒了,長得又讓人噁心。
大小姐說的有道理,我哪能配得上做大小姐的貼身保鏢,這不是給楊家丟人嗎?」
福伯聽了之後,都忍不住要給這個小夥子豎起大拇指,實在是太陰險了,太不要臉了。
前一句話說,大小姐對他很好,後面就把大小姐一番話添油加醋的全部說了出來。
這小子是個狠人啊,大小姐估計是要栽了。
三個女孩子看了這一幕,都忍不住有些呆了。
這小子,剛才還把她們三個欺負的流眼淚,怎麼能轉眼就變成了這副忠厚老實、受了氣不敢作聲的山村少年模樣。
他演技這麼好,還做什麼保鏢,直接去電影學院念書去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