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天下:我家王妃最是嬌弱》[顛覆天下:我家王妃最是嬌弱] - 第二章 重活

「不要!不要啊!不要!!!」

唐愫韻驚覺坐起,嘴唇發白,汗珠不停的滴落。

一旁的顧辰彥一言不發,輕輕的握住她的手,可唐愫韻像個被追殺的小兔子一樣,手一抽,身體蜷在一起,眼睛冷冷的觀察四周。

「韻兒。」他慢慢的開口,生怕驚着一隻小兔子。

唐愫韻獃獃的望着他,只覺眼前泛起一陣霧,遮住了眼前的景象,同時額頭上的汗珠緩緩滑下,混雜着眼角的淚珠,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她再也忍不住,將心中的難受全然傾瀉出來。

顧辰彥抱緊了她,什麼都沒有說,但好似什麼都說了,他身上的檀香在此刻湧入唐愫韻的鼻內,讓她慢慢感到心安。

哭了好一會,唐愫韻全身酸痛,但她仔細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眼珠沒有丟失,身上沒有鞭痕,儼然一副完好的姿態。

「辰彥。」她聲音小的可憐,但顧辰彥聽見了。

他輕輕的回應,「哎,我在。」

這一聲「我在」給了唐愫韻更多的溫暖,「我怎麼了?」

顧辰彥開始訴說著她這幾日身上發生的事情。

原來在他們的記憶中,唐愫韻在跟顧辰彥成婚的時候,不小心從馬背上摔倒,整整昏迷了三天。

顧辰彥在她昏迷的這幾天一直陪在身邊。

「那匹馬?」

「馬死了,有人在馬的飼料中下了毒,這才導致你坐上馬的時候,馬突然無力,我已經處置了看管馬廄的下人了,你不用擔心。」

「嗯。」

現在的唐愫韻不知道該怎麼去融合這一切,她的眼前彷彿還在重現當時的場景。

「先讓花休給你把個脈,好不好?」

唐愫韻看着他的臉,默默點頭,如果這一切是真的,那現在她只想好好的珍惜面前的男人。

「王妃,我來給你把脈。」花休非常擔憂的看着唐愫韻。

「王爺,王妃她只是受驚過度,這幾日只能靜養,並且不能讓她操勞其他的事情。」

「花休?」

「她是我們王府的府醫,醫術很好,放心。」

「王妃,您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隨時跟我說。」

「嗯。」

花休離去煎藥,整個屋內歸於平靜,顧辰彥抱着唐愫韻的手不忍鬆開。

他不知道唐愫韻經歷了什麼,他只知道在她昏迷的這三天里,唐愫韻噩夢不斷,但從未醒過,這一次她醒了,可整個都變得那麼讓人憐愛。

「王爺,奴給王妃做好了雞蛋羹。」

「給本王吧。」顧辰彥這時才鬆開手,端着雞蛋羹吹氣,等勺子里的涼了一點才餵給她。

唐愫韻一直盯着他看,下意識的張開嘴,滑滑嫩嫩,「蘇荷?」

「王妃,奴在呢。」自家小姐受苦了,蘇荷也流下了淚,她以後都不會再讓小姐受委屈了。

看見顧辰彥和蘇荷二人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她的心慢慢落了下來,身體不再發抖,並且確定她重活了一次。

「吃完了。」唐愫韻弱弱的說出,顧辰彥則寵溺的看着她。

「咕嚕咕嚕」

「小韻兒還未吃飽,我帶你出去吃可好?」

「嗯。」

顧辰彥輕柔的給她換衣裳,一襲紫衣,就算臉色不好,也無法掩蓋唐愫韻原本的面貌。

兩人牽手坐上了馬車,這大手覆蓋在她的手上,暖,心安,唐愫韻露出了笑容。

「小韻兒開心了,真好。」

「辰彥,你只能信我一人。」

「好,我也不會再讓你離開我的視線了。」是的他害怕,害怕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

「貴客到!是….是彥王爺。」店小二在外面招待,顯然顧辰彥的到來把他嚇到了。

旁邊的洪升對他做了噤聲的姿勢,「咱王爺只想安靜的吃飯,別聲張。」

「是…是….」

店小二恭敬的帶着他們上樓上的雅閣——梅花閣。

「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唐愫韻低語。

「嗯?」

「無事,餓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