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王妃她說她不想嫁你》[殿下,王妃她說她不想嫁你] - 第9章 閑得慌還是有病

楚月辭看着少年的模樣,以及他說的話,也不知道是哪一點觸動了她,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她把少年強行扶了起來,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少年身體的重量大半壓在她身上,讓她的膝蓋彎了彎,她面露堅定之色,硬撐了下來。而後才道:「我雖然有心想救你,可是我也不會醫術,你傷的這麼重,恐怕也活不久了吧?」

這一幕少年看在了眼裡,他低眉掩下了眼底的情緒,虛弱道:「前方左轉有個草屋,那裡有東西可以治療本……我的傷勢,你把我送到那裡就好了。」

楚月辭點了點頭,繼續拖着少年的身體往前方挪去,熾熱的陽光照在梁月辭的臉上讓她大汗淋漓。

而少年似乎也撐不住了,漸漸地沒了意識。

不知道走了多久,日落西山。

在夕陽的餘暉的照耀下,楚月辭終於看到了少年所說的草屋。

是一間很簡陋的草屋,就好像是路人路過此處隨手搭建的一間屋子。

推開了門,久未居住的氣息撲面而來,嗆的楚月辭險些咳嗽出來。

楚月辭把他放在了床上。

這才鬆了口氣,環顧四周,很簡單的一張桌子一張床,除此之外便沒了其他的物品。

桌子上有一個包裹,楚月辭走了過去,打開看到上面是治療傷勢用的物品,紗布,葯之類的零零散散有很多。

「這瓶子長得都一樣,用哪個?」楚月辭有些無奈。

正打算隨便給他弄點的時候,注意到了旁邊的藥草和一張字條。

楚月辭打開,看到了上面的字體。

「藥草碾碎塗抹在傷口處即可。」

看完後,楚月辭拿着藥草走到了少年旁邊,扯開了他肩胛骨位置的衣服,本想着要不要把留在體內的箭矢**,但箭上有毒,貿然**,也許會導致中毒者失血過多,而加速死亡。

楚月辭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做這種沒智商的事情,將藥草碾碎後,敷上了少年的傷口。

他似乎很痛,悶哼了一聲,即使昏迷,細長的眉毛依然蹙的緊緊。

把藥草敷好後,楚月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太陽已經下山,再晚一刻,天就要黑了。

今天的任務還沒有完成,不知道那個冰塊臉又要怎麼折磨她。

這樣想着楚月辭又忍不住重重的嘆了口氣,最後還是把他扔在了這間屋子裡,一個人走了出去。

她救人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接下來的事情跟她已經沒有關係了。

她現在最重要的是抓緊砍點柴好回去交差!

唉!苦逼的人生啊!

你什麼時候才可以來個大反轉?!

沒有了累贅,楚月辭很快便原路返回了自己剛來的地方,拿起了柴簍和斧頭,敷衍的砍了幾棵小樹放到了柴簍里,便往府里趕。

反正也沒有說要砍多少,砍啥樣的不是?

天剛黑時,楚月辭也回到了翠竹園。

小念聽到聲響後,趕緊出來幫楚月辭的東西放好,又倒了一杯水給她,道:「郡主累壞了吧?先喝口水吧。」

楚月辭一下午都在運動也是真的渴的不行了,拿了小念遞過來的水,一口喝下,才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