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流被他的白月光拒絕了》[頂流被他的白月光拒絕了] - 第2章 她不想奉陪了

決定不等後,林冬至大跨步準備離去。

這是他的地盤,她現在一秒都不想多待。

只是她剛想伸手去拉天台的門時,門被推開了。

跟隨而來的是聒噪的談話聲,是剛才在樓下的那些女孩。

林冬至視線直接對上了那個一直叫她老妖婆的留着**頭的女生。

條件反射般,林冬至的第一反應是後退半步,然後抬手去擋住自己的臉。

但一瞬間的眼神對視,她甚至還沒有戴口罩,身為江見洵死忠粉的女生自然是一眼就把她認出來了。

「林冬至!!!」聲音激昂,情緒激烈。

後面還沒看到她的人,也因前面這個女生的呼喊而變得躁動。

林冬至不想和一群十幾歲的小女生起衝突,只好步步後退,結果就是快要被逼着退到了天台邊緣。

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些小女孩的情緒比剛才在樓下見到的時候還要激烈,甚至有幾個還**眼眶。

林冬至甚至有點想笑,這角色是不是反了?

現在被逼到無路可退的人是她,即將要分手的人也是她,屬於她們的哥哥馬上就要回來了,她們哭什麼呢?

「你們……」

林冬至話音未落,便被打斷了。

「林冬至,看在見洵,見洵哥哥很,很喜歡你的份上,我,我們……」

還是那個**頭女生,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夾雜着哽咽聲,她的聲音越來越小,林冬至只聽清了前面的話。

很喜歡?看來就算是他的粉絲,也並沒有很了解江見洵。

她曾見過他喜歡一個人的樣子,所以知道他並沒有很喜歡她。

這是江見洵戀情被爆一個月後想出來的措辭?不走分手路線?

難道是準備和別的偶像一樣走深情人設?只可惜,她現在不想奉陪了。

林冬至上前一步,剛想說話,毫無防備的她便被旁邊突然竄出的人用力一推。

她的腰部猛地撞上了身後的半截圍牆,霎時間,痛得她眼冒金星。

因為疼痛,她半彎着腰,頭是低垂的。

她還沒緩過神,脖子便被狠狠地掐住了,緊接着一隻手摁在她的肩膀上,那人在用盡全力把她往後推。

身後是十幾層高樓。

林冬至劇烈掙扎着,求生欲使她不得不使盡全身的力氣掙扎。

但是沒用,疼痛本就耗了她部分力氣,她的脖子還被扼住了,她甚至覺得自己要喘不過氣來。

她的瞳孔在放大,想要努力看清眼前人的模樣。

正當林冬至覺得自己要窒息而死時,扼住她脖子的手鬆開了,大量的空氣湧入了她的呼吸道。

但很快,她感受到了身邊無盡的空曠,是失重,是墜落。

她聽到遠處傳來的驚慌失措的:「啊!!!!」

好像還有撕心裂肺的:「林冬至!!!」

————-

「林冬至!!!」

強烈的失重感襲來,林冬至整個人幾乎要從椅子上彈起來。

她滿臉大汗淋漓,無法控制般喘着粗氣。

又夢到了,她又夢到了!她夢到自己又一次被人推下高樓。

她看不見那人的臉,甚至連那人是男是女都來不及看清,整個過程不過幾秒鐘,她璨然的一生便被宣告落幕了。

或許這也不能說是夢,畢竟是她真真切切經歷過的。

只是這件事情發生在另一個時空,或者說是上一輩子。

她很清楚地記得自己被推下了高樓,醒來後的她卻是好好地躺在自己的房間,唯一的不同是,時間倒退了一年。

「你又做噩夢了?」她醒來的動作太大,以至於引來了戴蝶的注目。

緩過神後,林冬至搖搖頭,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她看了一眼時間,竟然已經下午兩點了。

她原本只是想在桌子上趴一會,沒想到竟然睡了兩個小時。

林冬至輕捶了幾下被枕得有點麻的手臂後,對戴蝶說:「我去洗個澡。」

白色的睡衣被汗浸透貼在後背,粘稠稠的,她有點受不了。

她下午還要去和「簡約的生活」節目組談一下關於退出綜藝節目的事。

林冬至洗完澡出來後,戴蝶轉頭看了她好幾眼。

在她要進房間前,戴蝶說話了,「你真的要退出的「簡約的生活」節目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