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流被他的白月光拒絕了》[頂流被他的白月光拒絕了] - 第3章 事情變得不一樣了

林冬至覺得自己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這件事應該很好解決,畢竟,可以替代她的人太多了。

然而,她卻在第二天晚上收到了邵導拒絕她的郵件。

她當場給邵導打了個電話,電話剛被接起,她便焦急地說道:「邵導,你好,我是林冬至,我想問一下節目組為什麼拒絕我退出的請求?」

「冬至啊,是這樣的,經過節目組的多方考慮,還是覺得你是最適合的人選。至於你說你擔心過敏的問題,節目組這邊會配備專業的隨行醫生,相關的藥物也會備足的。」

「不是,邵導,我真的不能參加,我……」

林冬至正想着要怎麼說服邵導,他那邊又說話了。

「冬至,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就不想參加了,但今天早上節目宣傳都發出去了,臨時換人是不行的了。況且你之前也簽了合約,就算你現在還不是娛樂圈的人,也是不好臨時變卦的。合同上是有違約金的。」

「冬至,我這邊還有點事,就先掛了。你這幾天好好休息,節目過幾天就正式開始錄製了,記得準時到達。」

臨掛電話,他還補充了一句,「其實總共就錄製兩周,還是分開兩次錄製,時間過得很快的。」

林冬至看着被掛斷的電話,片刻無言。

合同上有違約金她自然是知道的,不然她就不用親自約邢導出來談了。

一個月前節目組聯繫她,希望她能參加這個節目。

當時的她被愛情沖昏了頭腦,想到能和江見洵一起參加節目,當場就答應了,第二天她便去簽了合約。

誰知道,一個月後的她會因為那時的自己悔青了腸子。

毀約的違約金是兩百萬,林冬至一個剛出來的窮學生,別說兩百萬了,就算是二十萬她都拿不出來。

過幾天節目就要開始錄製了,她要怎麼辦?

不知道,江見洵能不能幫個忙?

江見洵怎麼說也是個頂流,在這節目組應該是能有點話語權的吧?

如果是由他那邊出面拒絕和她參加同一個節目,那節目組也許會為了顧全大局換下她。

只是,一想到又要聯繫江見洵,她就一臉痛苦。

前幾天她微信和江見洵提了分手,她信息說得清清楚楚,分手了,以後不會再聯繫了。

江見洵沒回復她,但都過去幾天了,他肯定看到信息了。

這幾天的互不聯繫,他們的分手應該是雙方都默認了的。

前幾天的她根本就沒想起還有這檔綜藝節目,短訊發得那是一個斬釘截鐵。

萬萬沒想到,她這麼快就要被自個打臉了。

林冬至深吸了口氣,打吧,打個電話和相處兩周相比,怎麼看都是打電話比較划算。

這次的電話很快被接通了,問題是接電話的不是江見洵本人。

江見洵的小助理龐克壓低了聲量,「冬姐,洵哥他現在睡著了,可能沒辦法接你電話。」

林冬至看了一眼時間,「這麼早?」

「不早,是太晚了。洵哥昨晚拍了一晚上的戲,今天白天又趕宣傳,現在在等着拍廣告,就十幾分鐘間隙,洵哥估計是太累了,坐着就睡著了。」

林冬至隔着話筒都能感受到龐克的無奈。

她不知道說什麼,乾巴巴接了一句,「這麼忙啊。」

「可不是嘛,我們還能輪着工作休息,洵哥就自己一個人連軸轉。也不知道大賢哥最近怎麼了,一下子就給他接了好多通告。現在洵哥都生病了還不能休息一下……」

林冬至其實不再想知道太多關於江見洵的信息,無奈龐克話是真的多,她又不好中途打斷,便只好就這樣聽着龐克把江見洵前幾天和接下來幾天的工作安排都敘述了一遍。

好不容易等到龐克停下來,林冬至立馬說話,「龐克,既然他現在在休息,那我晚點再打給他。我這邊還有點事,就先掛了。」

「好的,冬姐,你晚點給他打電話,你一定要好好說說他,他最近真的太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了。」

林冬至只好連聲應下來。

龐克目前是江見洵身邊唯一一個知道他們在一起的人,目前看來,江見洵應該是還沒跟龐克說他們已經分手了。

結束通話後,林冬至放下手機,不禁嘆了聲氣,江見洵總是很忙,希望她洗完澡後再打的電話能順利點。

而此時,掛掉了電話的龐克轉過頭,卻看到向來神情淡漠的江見洵竟然在睡夢中皺起了眉頭。

總共就睡了一會,可江見洵睡得並不安穩。

他做了個夢,夢裡的自己站在一個空曠且荒涼的地方,周圍白茫且亮得晃眼,他沒辦法抬起眼瞼。

他低垂着眼眸,目光停留在他的手上。

他的手掌里包裹着一雙柔軟的小手,那柔若無骨的小手由白凈逐漸變得透亮,漸漸地又變成紅色的透明狀態。

他剛想用力握緊,那手便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