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歸來,爾等跪下》[嫡女歸來,爾等跪下] - 第1章 嫡女歸來

沈蓉思夾雜在一群難民中湧進洛城,與難民眼中的激動情緒截然不同,她眼中的,是堅定與仇恨。

沈蓉思站在偌大的城門口,衣衫破爛的看着面前繁華熱鬧的城池。

她冷哼一笑,唇角挑起一個諷刺的弧度。

從前的她不諳世事,不爭寵愛。

所以才會落得被人陷害謀殺,棄如敝履的凄慘下場。

她還記得自己被推下懸崖時身後人的獰笑,還記得那幾個要糟蹋她的無賴!

天寒地凍、荒郊野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無助與恐懼感沒有人會知道!

她的破敗、傷痕、如噩夢一樣的日子都是拜那個處心積慮的後母蘇霧卿所賜!

沈蓉思現在才明白,自己之前都錯了,她錯的離譜。隱忍只能換來侮辱,退讓之後是無盡的陰謀。

甚至在她『死去』的這幾個月中,就連她的母親也被害死在那個侯府大院中,蘇霧卿甚至不準下人為她戴孝,整個侯府誰落淚就賞誰鞭子!

堂堂一品侯夫人竟然被幾個木板抬出去草草埋葬了事……

這一樁樁一件件,沈蓉思都要她加倍賠償!

而今,她復活回來了!

沈蓉思回頭深深看了一眼,她身後的,是破舊的難民生涯、是已經註定的過去。

但面前的,卻是繁榮錦繡的嶄新未來。

她回身一步步堅定的向前走去。

此番歸來,她要活成人人懼怕的模樣!

侯府里外素白一片,一團團的慘白花簇被高高的綁在柱子上,連門前的大紅燈籠都變成了白色。

侯府對外宣稱是大小姐因病故去,因是下輩女眷所以不請賓客前來弔唁,只自家人操辦以示哀思。

沈蓉思冷笑一聲,她之前空有嫡女之位卻從未受過一天寵愛,想不到自己『死了』之後竟然也能受到如此禮遇。

說到底不過是曾經的那一紙婚約起了作用吧。

世人都忌憚那個沙場歸來的冷厲九王爺,連同着給她這個未過門的婚約王妃都升了排場。

只可惜,沈蓉思沒死,她今日就要大鬧自己的靈堂!

長風落雪,沈蓉思一身單薄粗布素衣出現在侯府門口。

「大、大、大小姐回來了!」侯府門口的小廝見了鬼一樣往裡跑。

沈蓉思看着他失魂落魄連滾帶爬的模樣只覺得好笑。

她輕啟步子,款款走進。

只見所謂的靈堂不過是幾盤水果幾樣點心,其他的燈火棺槨一樣沒有。

不僅如此,侯府的晚膳此時就擺在廳的正中間,沈楠身居正位,身邊是現如今的當家主母,二娘蘇霧卿,和他們那個寶貝的女兒沈蓉悅。

一家人哪有半點喪女之痛?

「荒唐!怎麼如此大呼小叫!成何體統!」沈楠大喝,將一雙銀箸拍在桌上。

「老、老爺!大小姐她……」小廝爬跪在沈楠腳邊,嚇得失魂落魄的指着門外。

「混賬!你在瞎說什麼!哪還有什麼大小姐!」

「爹,怎麼就沒有大小姐了?」沈蓉思高聲開口,所有見到她的下人們都是一副活見鬼的模樣,她笑靨如花,踏進前廳,「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你!」沈楠一下子重心不穩跌坐回椅子上,臉色煞白。

蘇霧卿尖叫着拉着沈蓉悅往後躲,「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靈堂在,牌位在,二娘你說我是人是鬼?」沈蓉思挑目回視,笑的更燦爛了。

「你,你怎麼回來了!」

怎麼回來了?

呵。

她斂住笑,眉目堅硬起來,「我失蹤不過月余,爹可曾派人尋過我?可曾追查過我為何在郊外墜崖?可曾善待過我娘!為何我娘親突然暴斃!現如今擺這靈堂做給誰看!」

蘇霧卿連嚇帶氣,渾身發抖,裝作可憐的模樣躲在沈楠身後。

「大膽!」沈楠突然開口,一雙手將桌子拍得震天響,「你娘是怎麼教你的!你就是這樣對父親說話的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