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歸來,爾等跪下》[嫡女歸來,爾等跪下] - 第3章 約定達成

燭火瑩瑩,沈蓉思已經梳洗乾淨,說不出的純凈動人。

蕭璟御扯下遮面坐下,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隻玉簪,正被他細細把玩。

這玉簪,沈蓉思自然是認得的。

它不僅是太后賜婚時賞賜給她的信物,更是沈蓉思那日派人給蕭璟御送信時一同附上的能證明自己身份之物。

說到底,這枚簪子也算是她的恩人。

沈蓉思看那簪子,良久才開口。

「多謝王爺今日相幫。」

蕭璟御玩味一笑,並未看她,「道謝不必,你我不過是各取所需,你如信中所言能在三日內解決難民暴亂,我便依你所請,來這陪你演一場戲罷了。」

三天前,蕭璟御收到一封信,上面只寫了兩行字:

『履行婚約,三日之內我必平復災民暴亂,三日後侯府相見』

落款是那時本該死了的沈蓉思。

可偏偏隨信來的,卻是皇家御賜的玉簪。

蕭璟御當時就起了興趣,單不說起死回生這種事他從未見過,只說她一介深閨女流能平復暴亂就實數妄言。

可沒想到她真的做到了。

蕭璟御當即下令擺駕侯府,他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女人能有這樣的本事!

沈蓉思勾唇一笑,「可王爺還許了我更多不是嗎?」

蕭璟御這時才抬起眸子,看向面前平靜篤定的女人。

「王爺今日說不准我少半根毫毛,就已經保住了我在侯府的地位,擁有這樣好的地位而不被利用,不是可惜了嗎?」

「哈哈哈,」蕭璟御朗聲大笑,笑意卻不達眼底,「你的確聰明。」

「多謝王爺誇獎。」

聰明人與聰明人對話向來不費時間,點到為止,便都心知肚明。

「那你可知該如何回報我?」

沈蓉思頓了頓,開口道,「今年天災嚴重,邊境之戰剛有眉目軍餉又被人動了手腳,九王爺常年征戰在外,自然知道這意味着什麼,恐怕王爺是想從侯府入手了。

蕭璟御沉寂的眸子中閃過一抹亮色。

這個女人,聰明的幾近危險。

久處深圍卻能如此洞察政事,絕非一般心思,而且今日所見,還膽識過人。

「你究竟是如何做到平息暴亂的?」

沈蓉思笑而不答。

蕭璟御危險的眯起眸子,沒有再追問,轉而說道,「平息暴亂的事我可以不過問,你也自可以去完成你想做的事,但有些事……碰不得。」

沈蓉思怎麼會聽不出話中的威脅意味,「我還有一事相求。」

「哦?」

沈蓉思垂目,聲音古井無波,「請王爺事成之後賜我一紙休書。」

蕭璟御眸色驟冷,如寒潭冰底,不帶任何神色。

這算是什麼請求?皇城內的名門望族,達官貴胄哪個不是拼了命的將自家女兒送進九王府,偏偏面前這個女人就這樣着急想擺脫自己嗎?

還是欲擒故縱的把戲?

蕭璟御起身走到門處,手指輕轉,那枚玉簪如一道青光破風而來,正中沈蓉思頭上的髮髻。

「可以。」

沈蓉思心下一凜,她獃獃的摸着自己頭上的玉釵,久久未能回神,半晌才發現蕭璟御早就已經離開了。

沈蓉思滅了燭火,從那身破舊的衣服中摸出一瓶藥丸。

取出藥丸服下時,她光潔的小臂上隱約露出一圈尚未落痂的齒痕。

第二天一早天才剛亮,院內就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