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歸來,爾等跪下》[嫡女歸來,爾等跪下] - 第6章 寵愛有加

蘇霧卿自知理虧,不敢再過多言論,帶着沈蓉悅就離開了,而三夫人也是,見形勢不太對,也趕緊離開回自己院中。

沈蓉思回到房間里,就趕緊將門關好,這時,藏在房樑上的人突然竄出來。

「這麼早就回來了?不多看看那些珍寶?」那人調侃沈蓉思。

沈蓉思白了對方一眼,「冷君琢,你這麼倒掛着也不怕難受得緊。」

冷君琢笑,「這不是擔心有人進來,萬一把我當賊抓了,實在不划算。」

沒再繼續和冷君琢多說,沈蓉思則是坐到桌子旁,倒了兩杯水,顯然,另一杯是給冷君琢的。

「你這手上的玉鐲看起來應當價值不菲。」冷君琢眼尖看到了沈蓉思右手上的鐲子,他是知道的,沈蓉思從來不會在手上戴任何東西,所以,這玉鐲子一定是剛帶上去沒多久的。

沈蓉思被冷君琢這麼一提醒,倒也才想起來,剛才為了讓眾人知道她和九王爺很恩愛,就將這玉鐲子戴到了手上,就沒記得摘下來。

「確實不菲。」說著,沈蓉思撥弄了幾下玉鐲子,就將它給摘了下來,放回盒子里去。

冷君琢見狀,又調侃,「人家九王爺送的東西,怎麼不戴了?」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他心裏巴不得沈蓉思將那東西扔掉才好。

「你不是說價值不菲嗎,我這不是擔心它損壞了不是,當然是得好好收起來。」沈蓉思故意這麼說。

冷君琢當然是立馬就有些不自在了,但是很快又掩飾過去,縱然自己有多喜歡沈蓉思,可是情況卻不允許她這樣,他身上的病也不知道能不能好,他不想連累了沈蓉思,所以,就索性把這份感情給埋沒了。

沈蓉思並沒有看到冷君琢的異樣,而是將盒子放在了一邊,然後又為冷君琢的杯子里加了點水,說:「你今天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我看到你給我傳過來的信,想着當面和你商量比較好。」冷君琢說出來意,當然,也不全是這個理由,而是因為他挺想見沈蓉思的。

說的時候,冷君琢就發現了她手臂上包裹着的白布,心裏面突然有些難受。

「傷口,還疼嗎?」冷君琢眼中滿是心疼,手也忍不住附了上去。

沒想到冷君琢會突然這麼問,沈蓉思趕緊將袖口拉下來,說:「已經沒什麼事了,咱們還是說正事吧。」

由於時間不夠,冷君琢不能再這裡多呆,不然到時候被人發現了,可就不太理想了,所以,沈蓉思根本沒有看到冷君琢心疼的摸樣,而是直接切入主題,說起了計劃,「對於這後面的計劃,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冷君琢收起眼神,把他所想的計劃告訴沈蓉思,沒想到沈蓉思和他的想法,竟然投合,所以,兩個人就一拍案,決定用冷君琢的計划行事。

兩個人聊完,差不多已近黃昏,冷君琢使着輕功離開了沈府。

沈蓉思則是若無其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