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 - 涅槃重生

「姐姐,姐姐!快醒醒!」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焦急的呼喚着床上的人兒。

床上的女子不過二八年華,稚嫩的臉龐隱隱長開,可見日後傾城絕色的面容。只是她眉眼緊閉,額間滿是汗珠,臉色蒼白,櫻唇沒有絲毫血色,修長瑩潤的指尖緊緊的掐進被子。

「姐姐……姐姐!」

驀地,她猛地睜開雙眼,一抹精光帶着濃烈的恨意射向床邊人,竟驚的後者連連後退,撲通一聲摔倒在地!

「姐姐……」後者臉色鐵青,一雙眸子滿是懼意,口中不自覺的呢喃着。

君子若!

君子嵐瞳孔驟縮,心底恨意凝聚,硬是撐起虛弱至極的身子從床上爬起,一步一步的逼近,手也從枕下摸出了短匕,殺意盡顯。

自己辛辛苦苦保護的將軍府已經沒了,孩子也被她熬了湯餵給自己,她後悔了,什麼姐妹情誼,只要能殺了君子若報仇,哪怕是下阿鼻地獄她也認了!

「姐姐……」君子若被攝的癱倒在地,眼中滿是驚懼,雙手也不自覺發顫。

君子若,妹妹,表妹……

君子嵐眸光緊緊的鎖定君子若,高舉短匕,眉宇間滿是狠厲,最終用儘力氣向君子若刺去!

眼看着刀尖逼近,君子若終於忍不住失聲尖叫!

「咣!」

門被突然打開,寒冷的風霜中竄出一名粉衣丫鬟,她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連忙撲上去阻攔。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粉衣丫鬟驚慌失措的攥住君子嵐的手腕,神色掩飾不住的慌張。

君子若被猛地抓住,反射性的看去,整個人頓時一僵,隨即滿是不敢置信。

「梅,梅兒?」

怎麼回事?梅兒不是死了么?

「是,是奴婢,小姐您怎麼了?莫不是夢魘了?」梅兒看着君子嵐的目光滿是不敢置信,剛剛那般狠厲的眼神,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便打心底發顫,那……真的是她家小姐么?

君子嵐定定的看着凍得小臉通紅的梅兒,眸光微顫,短匕從手中滑落,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梅兒……」君子嵐眼眶漸漸濕潤,前世她替自己受罰被活活杖責致死的場景歷歷在目,她從沒想過,還能有一天再次見到梅兒。

「呼……小姐真是嚇死奴婢了。」梅兒長呼了一口氣,抓着君子嵐的手腕更緊了,眼中擔憂更甚。

「若是您出了什麼意外,奴婢可怎麼辦啊!」

手腕上的力道輕柔夾着些許的寒氣,可梅兒明明已經死了,又怎麼會突然再次出現在眼前,還變得……稚嫩了些許。

驀地,她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般,扭頭打量四周,熟悉的場景在眼前浮現。

難道……兒時讀過的那些奇聞異事,都是真的?人真的可以回到以前?

念及此處,君子嵐死死咬牙,她乃是天凌國大將軍之女,天凌國本位居幾國末尾,但父親驍勇善戰,智勇雙全,成為大將軍後,只幾年時間便收服所有小國,勢力直驅首位大國,再無人敢隨意侵犯領土。

三年後便娶了臧大家族的嫡親女兒,也就是母親,臧大家族位於天凌國四大家族之主,勢力強大。而她身為二人之女,風頭自然無人能及,可誰知竟然錯愛了凌墨蕭!

太子凌墨蕭心胸狹隘,為了權勢不顧一切,放話只要自己能替他打下江山,讓天凌國成為幾國之首,讓他穩坐龍椅,他便許自己一生一世。

那時候自己還年幼,不顧家中所有人反對上了戰場全力支持他,可最後的結果呢?

剛出世的孩子被君子若熬湯,整個大將軍府全被凌墨蕭屠盡,藏家也從此隱匿,還判了個通敵外臣的罪名!

直到最後她才知道,原來君子若早就跟凌墨蕭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