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 - 其罪有三

大將軍府地處西市,離皇宮並不遠,兩輛馬車,不多時便到了,一行人下馬。

不遠處走來一道明黃色身影。

「見過太子殿下。」君子嵐垂眸,不卑不亢,恭恭敬敬行了一禮。

凌墨蕭狹長的眸子流出精光,穿過重重人海大步向她走來,手臂微張,欲將君子嵐扶起。

「子嵐可算來了,本王早已等候多時了!」

君子嵐快一步起身,手臂不經意間從他手中划過,「勞太子殿下掛心,喚臣女君姑娘便好。」

凌墨蕭眸光微愣,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臉色一僵,落在君子嵐眼中,不由得抿了抿唇。

凌墨蕭心胸一向狹隘……

「太子殿下,宮宴就快開始了。」一道清冷溫潤的聲音傳來。

君子嵐側目,只見一男子駕着寒風緩緩走來,一襲藍色滾邊對襟白袍,領口的頂級雪貂絨隨風飄動,撫過他精緻的臉頰,越發的溫潤如玉,能擁有這般氣質的,正是三皇子——凌墨寒。

「三弟說的是,父皇母后也該等的急了。」凌墨蕭陰沉着臉,聲音低沉,說完便拂袖轉身大步離去,奴僕們見狀,連忙小跑跟上。

君子嵐等人也跟在身後,只凌墨寒落後了幾步,正好站在她的身側,在一群精心打扮的人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大小姐沒有什麼想說的嗎?」清冷的聲音落在耳邊,像是在詢問,唯君子嵐聽出了他言語間不易察覺的笑意。

「多謝。」君子嵐垂眸,語氣淡然。

「客氣了。」凌墨寒輕笑出聲,如破冰之泉,響在君子嵐的心間。

幾人就這麼不緊不慢的往宮宴趕去。

宮宴很快就開始了,大殿中間升起高台,載歌載舞。

「姐姐,若是你能跟太子殿下結為良緣,便是再好不過了!」君子若說著,夾了一塊水晶糕放在君子嵐的碟中。

君子嵐嘴角含笑,夾起水晶芙蓉糕,唇瓣微啟,咬了一小塊,狀似無意般問道:「那妹妹呢?姐姐倒是覺得,妹妹才跟太子殿下天生一對。」

好似被人戳中了心事,君子若一愣,面容染上慌亂之色,「姐姐莫要再調侃妹妹了,這世間,怕是只有姐姐配得上他了。對了,今日妹妹還給姐姐準備了驚喜!」

君子嵐垂眸,遮住了眼底的冷意,「拭目以待。」

高台上歌舞昇平,各家準備了節目的小姐們也依次上台表演,很快就輪到了君子若。

她為了今日的宮宴精心準備了一番,特意讓人先鋪上了流光溢彩的水琉璃紗,換上了一身月白色的留仙裙,配着軟紗羅的披帛,渾身上下掛滿銀鈴,蓮步微移,便散出清脆悅耳的鈴聲,仙氣裊裊。

看着台下眾人灼灼的目光,君子若抿唇,有些忐忑的掃了凌墨蕭一眼,見他身子前傾,手執酒盞,狹長的鳳眸透着期待,心底便鬆了一口氣,高昂起頭,自信在臉上綻放,燦燦生輝。

纖細的身影隨着絲竹聲時停時轉,腰間的鈴鐺配合著發出悅耳的聲響,柔和又龐大的力量將瑤仙舞展現的淋漓盡致!

觀此,龍顏大悅,台下也是稱讚聲一片。凌墨蕭含笑飲盡杯中酒,狹長的鳳眸掃向君子嵐,帶着猜不透的笑意。

君子嵐眉頭緊皺,乾脆不再看向台上的君子若,低頭盯着自己碟中的點心。

可奈何無論她看向哪裡,都無法忽視那道灼人的目光,心情不由得更加煩悶。

「呵。」輕笑聲響起,君子嵐面色燥紅,心底忍不住暗咒。

看起來一副絕世佳公子的模樣,若是讓人知道他竟是如此的沒臉沒皮,不知會讓多少妙齡女子黯然神傷。

君子若一舞作罷,額間帶着薄薄的汗意,原本欣喜的眸子卻在觸及凌墨蕭看向君子嵐的目光時煙消雲散,化為濃濃的妒意。

她低垂着頭,雙手在袖中緊緊的攥成拳頭,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