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 - 恭敬不如從命

大將軍表情一變,語氣帶上一點恨鐵不成鋼的意味:「你果然還是對太子余情未了!三殿下通透睿智,人品皆是上佳,要是有他相助,我們將軍府定能保的太平,如此,豈不是比那太子好上百倍?!」

君子嵐倔強地看着大將軍:「女兒覺得,既然太子殿下勝券更大,那我們不妨助他一把,來日他繼了位,我們必定丹書鐵券、功績無雙。」

「功績無雙?子嵐,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功高震主?!以太子多疑的性格到時怎能放過我們。」大將軍冷了臉,一張端穆的俊臉透出絲絲冷酷。

君子嵐毫不退讓,直直迎視大將軍的冰冷目光,擲地有聲道:「太子殿下與我情投意合,定不會忘恩負義!」

他當然會忘恩負義,還會屠盡將軍府,折磨她到生不如死。

不過,他當上了皇帝是事實,這次她依然會助他,然後……將他從九五至尊拉下萬丈深淵!!

大將軍冰渣子一樣的眸光落在君子嵐身上,渾身散發著一股肅殺之氣——那時久經戰場洗禮的將士才會沾染的血腥。

君子嵐沉下臉色,脊背挺直與父親對視,氣勢竟然不輸大將軍!

凌墨寒的確智慧過人,可再聰睿也終究抵不過皇權天威,太子一旦登基,怎麼可能放過這位曾威脅到自己帝位的兄弟?

大將軍胸膛起伏,似乎被君子嵐氣的不輕。

君子嵐看着父親那張被戰爭沖刷出滄桑威嚴的臉,腦海中,得知自己要嫁給太子後、他一夜多出幾根白髮的一幕白髮乍然浮現。

前世,父親被一杯毒酒賜死倒在大廳的場景還歷歷在目。

還有她的孩子……

一股深深的無力感自心底湧起,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各種悲恨悔怒的情緒席捲而來,壓得君子嵐喘不過氣,幾乎將她溺斃。

半晌,她按下所有雜亂思緒,抬起頭看着依舊冷臉的父親,眼底一道深沉哀傷划過:

「夜已深了,女兒告退。」

已經將近亥時,夜幕拉開濃重的網遮蓋住一切顏色,天際只一輪明月高懸,無星無雲,萬籟俱寂。

此刻將軍主卧房內,夫人已卸妝梳洗,剛熄了燈準備就寢,忽聞『咚咚』敲門聲,心下疑惑,款步行至門邊。

門外,一身簡約素衫的君子嵐立在廊道,見了夫人,盈盈一笑。

「女兒知父親公事繁忙,特意前來陪伴娘親。」

「快進來!更深露重的,凍壞了可怎麼得了?」夫人面露擔憂,忙招呼君子嵐進屋,掌燈倒茶。

君子嵐接過熱茶啜飲一口,抬起頭看着眼睛依舊紅腫的夫人,欲言又止,片刻之後,終於抿了抿唇開口道:「娘親,可否允諾女兒一件事?」

夫人拍了拍君子嵐的手,柔聲道:「你先說來聽聽。」

「方才在祠堂,我與父親鬧得有些不愉快,他要我嫁給三殿下,娘親你是知道的,我與太子……兩情相悅,娘親可否幫女兒勸服父親,支持太子殿下,等他有朝一日繼承大統,女兒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君家便可享有無上尊榮!」

君子嵐臉上帶着憧憬,希冀能打動夫人,她知道,娘親向來以她的幸福為重。

夫人神色沉凝起來,沒有像君子嵐以為的那般立即答應,而是輕嘆了一口氣。

「為娘一直盼你能過得好,過得幸福,這就夠了,那些個什麼名譽尊榮都是虛的,你父親他不願你嫁給太子,是不想你到時陷入險境,娘也望你平凡快樂等等度過一生。」

「娘親!你難道要女兒嫁給不喜歡的人?」君子嵐眼睛微睜,不可置信道。

夫人面上掠過一道難色,眉尖蹙起。

「娘當然希望你和你日後的夫君能情投意合,但……太子殿下不是能託付終身的人啊,子嵐,為娘也勸你,歇了對太子的這份心思吧,三殿下他,是個不錯的人選。」

太子殿下心機城府過於深沉,為了權勢不擇手段,三殿下則不同,智謀過人卻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