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 - 打草驚蛇

翌日。

君子嵐用完最後一口桃花粥,桃花粥軟糯適中,帶了點甜味卻不膩,入口即化,咽下去之後唇齒間還留着芳香,若不是今個吃的有些撐,她還想要在添置一碗。

君子嵐接過梅兒遞過來的帕子,擦了擦嘴角放下帕子,抬眸看向母親,嘴角微微一勾笑道:「母親,女兒想去看看子若,不知她得傷勢可好。」

夫人聞言順勢放下手中的瓷勺,眉尖蹙起,隨即舒展開來,微微頷首:「去吧,不可多逗留,怕過了病。」

「女兒知曉。」君子嵐剛要起身,似是想到了什麼,欲言又止。

這倒引來了夫人的好奇,她莞爾一笑,打趣道:「你這孩子,今日怎麼變得忸怩起來,有話快說,可是還想喝一碗桃花粥?娘親可不是什麼小氣之人。」

君子嵐羞澀一笑,雖說她還想再來一碗,但是實在吃不下了,「女兒想給子若求母親房裡的玉肌膏,父親下手重,女兒家的,留了疤自然是不好看了。」

夫人怔愣片刻,會過神來,欣慰道:「原來是為了這事,我這就讓人去給你拿上玉肌膏。」

夫人側頭吩咐站在一旁的吳媽,「你去把裝着玉肌膏的盒子給我拿來。」

吳媽領命:「是。」

吳媽是她的奶嬤嬤,着玉肌膏珍貴,也只有吳媽知曉放在了哪裡。

君子嵐求得自己想要的東西,起身對着母親盈盈一拜,秋水剪瞳中透着感激。

「女兒替子若謝過母親了。」

夫人連忙伸出手,扶住了行一半禮的君子嵐。

「這有什麼,玉肌膏雖然珍貴,可女兒家得更珍貴。」

此時,吳媽端着一個紫檀盒子走到夫人面前,「夫人。」

夫人接過盒子,親手教導君子嵐手裡,又揮了揮手,讓人退下。

直到房裡只剩下她與君子嵐,夫人這才開口道:

「你妹妹自幼失去母親,當年她母親與我交好,我也不願讓他磋磨在那雜亂的後院之中,便接了過來。」

夫人頓了頓,眸中閃爍着淚花,「此次她犯了錯,險些害得我們一家陷入危機,你父親動用家罰我沒攔着,便是希望她能吸取教訓,以後不要再犯。」

「這裏面,不止是玉肌膏,還有那玉肌膏的方子,你把那方子收好,你妹妹那就不要提起了。」

君子嵐詫異的看着手裡的盒子,她雖然知道母親這裡有玉肌膏,卻怎麼也沒有猜到,母親手裡竟然有玉肌膏的方子。

難怪,上輩子君子若差點毀容,卻也逐漸好了起來。

當時她是猜測到她手裡有玉肌膏,可那時候玉肌膏已經隨着母親消失了,便以為是她重新配的葯,看來,她應該是拿到了方子。

手不由自主的抓緊盒子,沉着的臉色,整個人變得陰沉起來。

「怎麼了?」

回過神來的君子嵐看到夫人擔憂的神色,淺吸了一口氣,揚起一抹笑容,若無其事的說道:「無事,女兒只是想到了一件事,這玉肌膏如此中重要,方子還是放在娘親手中比較安全。」

說著,君子嵐打開盒子,拿出裏面的玉盒,在把下層的錦布掀開,一張筏紙放在了下方,淺淡的桃花香味瀰漫開來。

君子嵐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