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 - 心生心魔

一陣微風拂過,君子嵐遲遲沒有回話,凌墨蕭等着有些不耐煩,面色依舊的再次開口:「怎麼?子嵐是瞧不起本王么?」

他雖未表現的很好,君子嵐還是察覺到他言語中得不耐,心中不由自嘲,當初她到底是看上了太子哪兒?這麼不耐煩的態度,她居然沒有看出來。

這一次,再也不會了。長長的睫毛低垂,遮蓋着眼底的冷意,君子嵐不可聞聲的嘆了一口氣,微微點頭。

「臣女,領命。」

見君子嵐最終答應,凌墨蕭嘴角含笑:「明日,本王親自來接你。」

凌墨蕭側頭看向一旁的大將軍,拱手示意:「本王還有事,先行告退了。」

「臣送太子殿下出去。」

君雄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凌墨蕭率先走了出去,越過君子嵐身邊的時候,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臣女恭送太子殿下。」

直倒她們越走越遠,梅兒這才起身上前扶起君子嵐得身子。君子嵐面色自若的朝着君雄梟得書房走去。

君雄梟的書房向來機密,可從小知道夫人再難懷有身孕後,書房再也不是君子嵐的禁地,君子嵐是將軍府唯二可以出入書房的人。

送走凌墨蕭的君雄梟回來,看到女兒的侍女站在書房門口,眉頭緊鎖,大步向前,不理會梅兒的行禮走到書房裏面。

君子嵐正在觀看着大將軍放在書房裡天凌國的地圖。

聽到身後得到動靜,君子嵐並沒有轉過身,而是一直緊盯着位處於天凌國東面的匈奴。

前世,邊疆率先亂起來的,便是東面。

匈奴所在的地方,今年一年並不好過,夏天乾旱,惡劣的天氣導致了他們生存的條件沒有多少,這個國家的向來窺伺天凌國。

這一次,他們都快生存不下去,自然是要搶奪生活安逸的天凌國。

君雄梟走到她得身邊,順着她的視線看去,發現女兒盯着匈奴的方向,沉聲說道:「看出什麼了?」

「不平靜。」君子嵐側臉看了一眼父親,又繼續看向地圖:「我曾聽聞,匈奴那邊今年並不好過,夏天他們地界乾旱,收成不好,現如今快要入冬,向來他們會有所躁動。」

君雄梟眸光帶着滿意,毫不吝嗇的誇讚:「分析的不錯,我已經得到消息,在邊城已經發現一股匈奴小隊騷擾邊城的村落,好在守城的將領發現,便立即組織兵隊,來回巡視,以防匈奴人過來打草谷。」

天凌國周邊的充斥着虎視眈眈的對手,國家一但鬆懈下來,這些敵人便會直接衝上前來,狠狠地撕咬。

「父親要過去么。」君子嵐問完這話,自嘲一笑:「那位防我們家如此之重,一旦邊地有事,我想那位應該不會派父親出去,即使父親交了兵符。」

「唉!」君雄梟重重嘆了一口氣,有着君對臣防備的無奈,也有對君家的無奈。

「子嵐,我不得不再次慶幸你是生了女兒家,並非男兒身,雖然我時常遺憾沒有兒子,但到了如今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