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難惹王爺請求饒》[毒妃難惹王爺請求饒] - 第2章 提煉青霉素

這身影小小的,有點眼熟。
蒼晗月一回憶。
哦,是原主的一名侍女,叫做秀兒。
「幹嘛呢你。」
蒼晗月上前問道。
「啊!」
秀兒被嚇了一跳,眼裡閃過慌亂的神色。
「七公主……我……」 她忽然瞥見,蒼晗月身上的嫁衣被撕、扯得七零八落。
胳膊大腿明晃晃的露在外邊。
而且上邊還有很多淤痕,甚至脖子上還有被人咬過的痕迹…… 「七公主您去哪了?」
秀兒盯着她身上的痕迹,反問道。
蒼晗月隱約覺着,這小侍女有些不對勁。
於是用原主的語氣道: 「本公主去哪兒,與你何干?
鬼鬼祟祟在這轉悠,找打是不是?」
秀兒急忙跪地:「七公主息怒。」
蒼晗月擺了擺手。
「行了滾吧,本公主累了,需要休息,別來打擾。」
「是七公主。」
把秀兒支走後。
蒼晗月假裝進了房屋。
隨即又從窗戶翻了出來,遠遠地盯着秀兒。
只見秀兒匆匆走着,到了一個偏僻雜物房裡,不知道幹些什麼。
又過了片刻,秀兒走出來四下觀望,把一隻信鴿扔了出去。
鴿子衝天而起消失在夜色中。
秀兒也回到了下人的卧房。
這個小侍女,果真有貓膩!
說不定這事……就跟她有關!
可是話說回來,如果是秀兒下的,她圖啥?
她還暗中用信鴿與人聯繫,莫不是有人在指使她?
這事兒,一時半會想不明白,還得好好調查才行。
「咳……」 蒼晗月忽然喉嚨發癢。
咳嗽幾下,嘴裏湧出一股血腥味。
她急忙回到了房內。
根據原主的記憶,這副身軀從小體弱多病。
要不是身份尊貴,有御醫悉心調理,都不知道病死多少回了。
蒼晗月坐在椅子上,給自己進行了初步的檢查。
嗯,確實先天體弱。
由於這個原因,免疫力太差,所以才會各種患病。
要說病得多麼嚴重,倒不至於。
放到現代進行治療和調理,很快就能好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