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難惹王爺請求饒》[毒妃難惹王爺請求饒] - 第3章 她怎麼可以跟男人鬼混

烈王府內。
一大早的都炸鍋了。
下人早上起來打掃院落,竟然發現自家王爺被綁在了樹上。
這還不算完。
王爺的長袍下邊,還有着很多乾涸的血跡。
甚至王爺臉上還貼着個字條!
「再敢招惹我,下次就剁了你的小老弟。」
管家捏着紙條,臉色鐵青。
放肆…… 實在是太放肆了!
旁邊的下人們嘀咕道: 「咱們王爺,還有兄弟?」
「此人是在拿王爺弟弟的性命威脅王爺嗎?」
眾人七手八腳地把風烈雲解了綁,抬到了他的房內。
不多時,大夫趕來給他檢查治療。
蒼晗月悄悄把自己房門來開一條縫…… 「七公主!」
管家帶着幾個下人,直接推而入!
蒼晗月後退幾步:「怎麼啦?
啥事啊?」
管家冷臉道: 「昨夜王爺跟七公主大婚,七公主可知夜裡發生了何事?」
蒼晗月咧嘴一笑:「我哪知道啊,你去問他唄。」
管家眼睛一眯:「王爺醒後,自然會交代我們,還請七公主不要亂跑。」
撂下這句話之後,管家就帶着人走了。
「什麼人嘛。」
蒼晗月撇了撇嘴。
從原主的記憶來看,也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經常發脾氣倒是真的,可也只是因為身體太差而撒氣。
唯一一次氣得打人,還是聽到了宮外流傳着一些關於她的污名。
另外,原主是真的很喜歡風烈雲。
先皇去世前,她在先皇那兒都聽了不少這個男人的傳奇故事。
小小的情愫種子,逐漸生根發芽。
原主嚮往宮外的生活,卻在這之前從未踏出宮半步。
直到求得父皇賜婚,她才離宮成為風烈雲的妃子。
可沒想到…… 「到底是什麼人在外頭造謠啊,殺千刀的玩意兒。」
蒼晗月心情有些沉重。
從昨晚風烈雲的反應,再看管家下人們的態度。
可想而知,七公主在宮外的名聲被污化得多麼嚴重。
這不行啊,堂堂公主,又成了烈王妃,怎麼還能被人污衊?
看來還是得去找風烈雲談談…… …… 烈王府,風雲閣。
風烈雲在大夫的診治下,已經沒了大礙。
沐浴更衣後的風烈雲,穿着一襲純白睡袍。
腹部纏繞着紗布,一點點滲出來的血,宛如一朵耀眼的紅梅。
「報!
定國侯府千金,柳知婉求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