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 - 廢后

廢后

西周,元成六年。

「你給我喝的是什麼?」

蕭錦華雙手捂着自己的小腹,她只覺腹中絞痛非常,漸漸地,雙腿之間有汩汩血流而出。

疼痛、恐懼……盡數化作她瞳孔中的悲涼。

她的胎兒,便這樣化為一灘血水。

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眼前這個男子,眼前的他,一身華服,那雙宛若幽潭的丹鳳眼,正鄙夷地打量着她。

蕭錦華明白了。

她的夫君,親手餵了她一碗墮胎藥。

南宮奕一雙狹長的鳳眸深邃無比,字字如尖刀刺向蕭錦華的心臟,他說:「朕要親手了結這個孽種。」

蕭錦華言語悲憤:「南宮奕,他是你嫡親的血肉啊!你怎麼能如此狠心?」

就在昨日,太醫說她腹中的孩子是個已經成型的男胎。

此時,倚靠在南宮奕身邊的女人慕容惜嬌嗔着道:「你在楚國的那半個月間,楚國皇帝與你夜夜纏綿,你如今還想將這孽種賴在皇上身上,真是不知羞恥。」

聽到這話,南宮奕一臉厭惡地看着地上的蕭錦華,眸光陰冷如冰霜,那厭惡的眼神,彷彿在看着世間最令人作嘔的東西。

在楚國的那半個月里,楚皇因痛恨南宮奕,便將所有的憤怒施加在蕭錦華的身上。在許多個寂靜恐怖的深夜裡,他想盡一切方式折磨她。當時的蕭錦華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

為了保護腹中孩子,她什麼都可以忍受,她要活下去,她要讓自己的孩子活下去。

半個月後,楚皇親自派人將蕭錦華送回了西周,他說:「朕將你送回去,便是想知道南宮奕如今會是什麼心情?」

……

往事歷歷在目慘不忍睹,思到此,蕭錦華仰頭大笑,那笑聲格外瘮人:「哈哈哈哈哈……我早該明白,早該明白的,想我這半生痴心,竟是成全了你們這一對賤人!」

慕容惜裝作一副害怕的模樣,躲在南宮奕的身後,道:「臣妾害怕。」

南宮奕滿臉憐愛地看着慕容惜,輕撫着她,道:「惜兒莫怕。」

蕭錦華仰頭看着南宮奕,這便是她傾心相待為之付出一切的夫君,他正與別的女子郎情妾意,多麼可笑啊。

她相伴他二十年,初相識時,他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皇子,她是流落街頭的孤女,他收留她,教她讀書認字,教她武功。

為了南宮奕,蕭錦華每一次征戰沙場都是不顧生死,刀山火海在所不辭,受了再多的傷也不會哼一句。數年沙場生涯,她贏得無數戰功,在軍中立下崇高的威望,從一個小小士兵成為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大將軍。

這赫赫戰功之下,誰能想得到一個女子身上竟滿是傷疤?

南宮奕榮登大寶,為了安撫軍心,便立了蕭錦華為皇后,彼時,他二十五歲,她二十二歲,改年號元成。

元成一年,刺客行刺南宮奕,蕭錦華以身為盾,為他擋了那致命的一劍,那劍直刺她的腹部,於是,她的第一個孩子死於劍下。可在她小產之際,他卻冊封了丞相嫡女慕容惜為貴妃,甚至授予其鳳璽,掌六宮之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