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 - 陷害

陷害

沈長歌暗暗深吸一口氣,她巧妙地掩藏好了所有的恨意,轉眸一笑,一臉溫和友善的表情,道:「我是沈長歌。」

慕容惜眼裡閃過一瞬而過的厭惡,她早就聽說這個沈長歌愛慕九皇子南宮奕的事情,心裏甚至不屑,像南宮奕這般丰神俊朗的人,他怎麼會看上沈長歌這種相貌平庸無才無德的女子?沈長歌實在是沒有自知之明。

然而,慕容惜的表面亦是十分友善,在外,她不僅是傾國傾城的美人,更是溫柔善良的千金,她道:「我是慕容惜,比你長一歲,你叫我慕容姐姐就好。」

沈長歌輕輕地喚了聲:「慕容姐姐。」

慕容惜眉眼一彎,牽起沈長歌的手,道:「我帶你四處走走吧。」

「謝謝慕容姐姐。」沈長歌心裏噁心,但面上卻是更加笑意盈盈,這一世,論偽善,她可不會輸。

溫柔的笑意之下,隱藏的是將對方剝皮裂骨的仇恨。

有人不禁感嘆,這慕容小姐真是個善良的人,所有人都不願意和沈長歌說話,只有她願意。

不遠處的沈長瑾見沈長歌巴結上了慕容惜,心裏又是一陣氣憤,不過,她今日可是準備了一場好戲,目的便是讓沈長歌在眾位貴女面前出醜,從此之後,沈長歌就再也抬不起頭來。

站在沈長瑾身旁的女子是禮部侍郎之女李妍,禮部侍郎李如風就是李如雲的弟弟,因着沈易這層關係,才升遷到了禮部侍郎之位。

因此,李妍與沈長瑾的關係甚好,看沈長歌不順眼。

李妍譏諷道:「那就是你姐姐沈長歌,長得平淡無奇,還好意思喜歡九皇子殿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真是不知羞。」

沈長瑾笑笑,道:「別這麼說,她畢竟是我的姐姐,雖然做出了許多荒唐的事情。」

李妍無奈道:「真不想在宴會上看見她那個草包。」

沈長瑾說:「我倒有個辦法讓她出醜。」她附在李妍耳邊說了幾句。

「有趣!」李妍嘴角牽起陰險的笑容。

沈長歌似乎察覺到了有人在議論她,她略略側身,轉眸,便看見沈長瑾邊上有個穿粉衣的女子。

那個就是李妍,十三歲之前的沈長歌便是經常受到她的欺辱。

沈長歌輕蔑地看着李妍,像是在看着一隻微不足道的螞蟻。

……

賞花會已經開始了,李妍的目光掃過一眾貴女,最後在沈長歌的身上停留了幾秒,她對慕容惜道:「慕容小姐,單是賞花未免太過乏味了,不如我們來玩個遊戲。」

慕容惜始終保持着恰到好處的微笑,問:「李小姐有什麼提議嗎?」

李妍眸子一轉,道:「今日的主題是賞花,我們每人以花為主題背出一首詩,答不上來的就當罰。」

在場的都是千金小姐,自幼熟讀詩書,背詩根本不在話下,唯獨沈長歌這個草包千金……

慕容惜拂了拂袖:「那就由我先開始吧。」她走出幾步,緩聲道:「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