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 - 自殺

自殺

「九皇子南宮奕?」沈長歌眸光驟然一凜,原來前世今生,她都註定要與南宮奕糾纏下去。

此刻,沈長歌明白了,是有人暗中謀害她,卻又將她偽裝成自殺,導致所有人都以為她是表白被拒羞愧自殺。

究竟是誰那麼恨她呢?

恨沈長歌的人?

這世上,最想要沈長歌消失的人只會是繼母李如雲。

沈長歌正細想着,門外便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

沈長歌醒來的消息已經傳開了,有婢女走進來,道:「大小姐,老爺要你去前廳一趟。」

沈長歌暗暗思索,在前世的記憶里,沈太傅沈易官居一品,南宮奕多次欲拉攏他,可沈易始終保持中立,南宮奕登基之後,刻意打擊沈易,沈易屢遭貶官,之後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顧影憐是沈易飛黃騰達之前娶的糟糠妻,沈易成為太傅之後,越發覺得顧影憐姿色平庸登不上檯面,因此,他相繼納了幾房小妾,李如雲便是最得寵的一個。顧影憐生下沈長歌難產而死,沈易便抬了李如云為正室。

李如雲有一兒一女,沈安和沈長瑾。

沈長歌心恨,又是一個貪慕美色的男人!

今日,沈長歌便要會會這個名義上的父親沈易了。

……

前廳,聚了許多人。

一個年過六十的老婦人坐在正上方,她便是沈易的母親許氏,許氏早年喪夫,獨自將沈易拉扯成人,吃了不少的苦,而今雖是身處富貴,卻是常年吃齋念佛,穿着打扮十分樸實,面容和藹可親。

沈易坐在許氏的旁邊,他雖是人到中年,但模樣看上去甚是年輕,頗有幾分俊朗,那一雙眼睛深不可測,一看就是浸淫朝野多年的人。

沈長歌緩步走入了廳中,她先是對許氏行了禮,喚道:「祖母。」

在沈長歌的記憶里,許氏是個慈祥的老婦人,她原本也是念着顧影憐早逝,便一直偏愛沈長歌,只是在李如雲的各種手段之下,沈長歌變得頑劣不堪,許氏便不怎麼喜歡沈長歌了。

沈長歌再對沈易屈身,道:「不知父親喚長歌前來有什麼事情?」

她的聲音溫甜儒雅,很難令人將她和從前嬌縱任性的沈長歌聯想到一起。

沈易沉着臉,道:「今日喚你來,是有幾件事要問你。」

沈長歌垂着頭,道:「父親請問。」

沈易目光幽寒,看着沈長歌。直接問:「你之前跳湖可是因為九皇子?」

沈長歌聞言,慢條斯理地解釋:「女兒自知與九皇子身份差距,早已經斷了那份心思,又怎會為他尋死覓活呢?」她的表情帶着幾分無辜幾分可憐。

一個年紀三十齣頭的女子走進來,一進門便走到沈長歌的身邊,滿臉寫滿了擔憂,道:「長歌,你如何就這麼想不開呢?九皇子是皇室之人,你是太傅嫡長女,你表白被拒,失了身份不打緊,可為何要跳湖自殺呢?」

沈長歌漠然地打量着面前的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