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 - 毒藥

毒藥

沈長歌柔聲道:「女兒生母早逝,缺乏管教,年少無知,從前做出了許多不合禮儀的事情,但……也不能什麼事情都安在女兒的身上,為情自殺一事分明是有人以訛傳訛,抹黑女兒,從而抹黑整個沈府。」

她故意地提及了她無母親管教,才會被人隨意誣陷,引起沈易和許氏的憐憫之心。

許氏聞言,果真生了幾分憐惜之情,李如雲不是沈長歌的親生母親,怎麼會好生教養她呢?可憐長歌這孩子…不由對沈長歌多了幾分心疼,看着沈長歌委屈的模樣,嘆聲道:「真是個可憐的孩子。」

站在李如雲旁邊的少女嘟囔道:「大姐,你對九皇子的愛慕之情怕是全天下都知道了,如何就沒有了?」

這個少女就是沈長瑾,李如雲和沈易的女兒,沈長歌唯一的妹妹。

沈長歌神情從容,全無半點尷尬,道:「從前少不更事,有過那些荒唐念頭,如今我已幡然醒悟,二妹為何就揪着不放?」

她的語氣十分誠懇,在眾人眼裡沒有半點虛假,相襯之下,沈長瑾反而顯得咄咄逼人無理取鬧。

沈長瑾欲再出言,李如雲暗自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住口。

沈長歌眼眶裡盈着些淚光,許氏見了,更是心疼,便道:「長歌受委屈了,過來,讓祖母看看。」

沈長歌低着頭走過去,她心知自己不能一味裝作委屈,旁人會覺得她無理取鬧,「祖母,孫女受這點委屈沒什麼,只是擔心沈府的名聲受損。」

許氏摸着沈長歌的手,寬慰道:「既是流言,便會不攻自破,難為你這孩子時刻為沈府着想。」

沈長歌:「長歌是沈府的人,自然要為沈府考慮。」

許氏越發覺得沈長歌大方懂事,「瞧瞧這孩子,落水受驚險些性命不保,還為了沈府考慮,真是懂事了。」她轉頭吩咐下人道:「去我庫房裡取那個血燕送到大小姐房裡。」

沈長歌忙推辭:「祖母,這血燕是珍品,孫女怎麼能享用?」

許氏道:「長歌啊,你太瘦了,該好好補補。」

沈長歌只得謝道:「那孫女就謝過祖母了。」

許氏看了李如雲一眼,她本就不喜歡這個花枝招展的兒媳,語氣重了些:「你是當家主母,雖然長歌不是你親生的,但她也是我的孫女,你不能委屈了她!」

一旁的李如玉和沈長瑾是恨得牙痒痒,這個許老太太分明就不疼愛沈長歌了,為何沈長歌今日一番話,竟然又重新得到了許老太太的疼愛?

此時,她們開始察覺沈長歌的變化之大。

李如雲只能應聲:「母親,我對每個孩子都是一樣的。」

許氏嘆聲:「但願如此。」

沈易沉聲道:「好了,既然這件事已經說清,長歌並非因為九皇子自殺,日後誰再提此事,便家法處置!這麼晚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

李如雲一回房便緊閉了房門,斥問道:「沈長歌為何沒死?」

一名身穿粉衣的女子跪地,她是李如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