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 - 翠兒

翠兒

翠兒心裏有鬼,但想着即將得到的好處,又以為沈長歌只是單純地怕苦,便接過葯,淡淡喝了一口,道:「小姐,這葯不苦。」

沈長歌勾唇一笑,譏諷道:「既然不苦,那你就全部喝完吧。」

翠兒面露驚慌,這葯里她加了東西,能使人神志不清,長此下去,定會瘋瘋癲癲,她猶豫着,並不喝葯。

沈長歌捕捉到了翠兒眼神里的一絲慌張,她臉色一冷,吩咐趙嬤嬤:「把翠兒抓住。」

趙嬤嬤如今四十多歲,身體強壯,尤其力氣不小,她聽得這話,也是驚醒過來了,懷疑葯裏面有問題,便一下子抓住翠兒的兩隻手腕,令她動彈不得。

沈長歌端着葯,將葯碗迫近翠兒的嘴邊,眸光狠厲如刀,道:「將你所做所知的一切說出來,我只給你一次機會。」

翠兒渾身顫抖,沈長歌一直以來不過是個草包小姐,為何今日卻給她一股凶神惡煞之感?她剛想否認,一觸碰到沈長歌的眼神,便感覺如墜冰淵。

「不說是吧?」沈長歌冷冷一笑,將葯全部倒進了翠兒的嘴裏,手掌捏住翠兒的下顎,迫使她吞下。

翠兒只感一股水流入喉,她拚命地抵抗着,奈何那葯還是進入了她的腹部。

「翠兒,你是我母親當年買下的丫頭,我母親雖然不在了,但你的賣身契還是在我這裡,我對你們這些下人從不加以約束,可你卻欺我人善,下毒迫害於我。」沈長歌抬起翠兒的下顎,道:「你也算有幾分姿色,想必春紅樓定會收下。」

春紅樓是京城的一家煙花之地,而且是最低賤的一家。那兒的姑娘大都是犯了錯的丫頭,或者是朝廷的流犯。去那的客人皆是貧窮低俗之輩,有滿身橫肉的市井屠夫,有髒兮兮的乞丐,甚至有些變態的人。

翠兒聽得這話,渾身顫抖,忙道:「小姐,不要將奴婢賣到春紅樓里去,奴婢什麼都說,求你了……」

沈長歌揚眉道:「你既然求我,那我便再給你一個機會,說吧。」

翠兒跪在地上,道:「一切皆是大夫人,是大夫人威脅奴婢在小姐的葯里下毒,一旦小姐長期服用,不出一個月,小姐便會淪為痴傻之人。」

沈長歌故作驚訝,生氣道:「好呀,你竟敢誣陷母親。」

翠兒忙磕頭:「小姐千萬要相信奴婢,一切皆是大夫人所為,她憎恨小姐,巴不得小姐成為傻子。」

沈長歌沉思了片刻,才道:「那……我就暫且相信你。」

翠兒稍平復了些,眼下,她只能說出來,只要日後將此事告知夫人,夫人定會為她做主。

沈長歌對翠兒的心思一清二楚,繼續道:「知道春紅樓是什麼地方嗎?它名義上是一家下賤的煙花地,實則是朝廷用來懲罰罪臣家眷的地方,王婆呢,她雖然只是春紅樓的老闆,可她的背後卻是靠着朝廷,她若是想拿你,想必母親保不了你,也不會為了你沾上一身髒水。你我都知道母親是個什麼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