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毒妃天下:王爺的盛寵嬌妻] - 中毒

中毒

沈長歌的面上毫無羞色,大大方方迎着眾人的目光,緩步走入大廳,閑庭信步一般優雅恬靜。她今日穿了件水青色的繡花襦裙,雖不算華麗,但更襯得她肌膚如玉,清麗淡雅。

眾人不禁詫異,在他們的印象當中,沈長歌不過是是一個草包粗俗之人,平日打扮尤其艷俗,為何今日一看,她的身上卻是宛如仙子一般的氣質,縱然沒有傾國之貌,也很是吸引人的目光。

李如雲看着沈長歌的裝束,也是有些驚訝,眸中一瞬恨意閃過,她暗中勾起了唇角,只要沈長歌繼續服用那毒藥,還有半個月,沈長歌就會成為一個傻子,被世人厭棄。

那時候的沈府,只會有沈長瑾這一朵美麗的花。

李如雲看了眼沈長瑾,示意她當眾獻禮。

沈長瑾的禮物可是細心準備了數月之久,必定會引起一陣艷羨,待她獻完禮後,便是沈長歌獻禮,沈長歌哪裡有什麼錢財?必定是拿出一些上不得檯面的東西。屆時,珠玉在前,沈長歌的禮物會被貶得一文不值,她將會被全京城的人恥笑。

沈長瑾揚起一個笑容,剎那間照亮了一方天地,她的姿色雖不及傾國傾城的慕容惜,但亦是世間難得的美人,她走上前來,對沈易道:「父親,女兒今日為你準備了一件禮物。」

沈易對沈長瑾自幼是疼愛有加,聽得她要獻禮,欣慰笑着。

沈長瑾命人將禮物抬上來,她揚手掀開了遮掩的帷布。

帷布之下,是一幅裝裱好的山水彩霞畫。

不,不是畫,而是刺繡。

並且是以金絲為綉,一針一線極為巧妙精緻,如同畫出來的一般,說是栩栩如生也不為過了。

這幅刺繡在陽光下散發著璀璨的光芒,華麗無比。

沈易捋了捋自己的鬍子,滿意道:「長瑾,這可是你繡的?」

沈長瑾淺淺笑道:「女兒花費兩個月時間,才綉出此物,希望父親能開心。」

賓客不禁議論紛紛。

「沈二小姐可真是有心,這樣一幅刺繡得花費多少功夫啊!」

「何止有心啊,這沈二小姐是一片孝心吶!」

「這樣好的姑娘,我得趕緊去說媒了,晚了就被別人搶走了。」

……

李如雲見此情景,眾人都在誇讚沈長瑾,她的心裏頗有成就,趁機道:「這長瑾的禮物到了,就是不知長歌?」

此言一出,眾人又將目光投到沈長歌的身上,觀望着她會拿出怎樣的禮物。

沈長歌捧着一個小盒子上前幾步,她低着頭道:「這是我為父親準備的禮物。」她打開盒子,裏面赫然放着一枚平安符。

只是一個簡單的平安符?

沈易看着沈長歌手裡捧着的平安符,他的臉色略有幾分不悅。

李如玉心裏暗笑,沈長歌果然是個蠢丫頭,故作尷尬道:「長歌,你的禮物未免也太過簡單了些。」

此時,眾人心裏不由在想,這個沈長歌果然是個草包,她的妹妹送了那麼貴重的禮物,她竟然只是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