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極品仙尊》[都市極品仙尊] - 第0005章 氣到病除

若是被其他人誤解,李炫根本懶得解釋。

但對方是徐曼,他就少不得多解釋幾句道:「你爺爺的暗疾很簡單,不用吃藥,分分鐘就可以搞定。」

「不吃藥?分分鐘?」徐曼一臉狐疑,「李炫,你不是在吹牛吧?你知道我爺爺看過多少名醫,接受過多少檢查嗎,他們都治不了,你說分分鐘就能治好?」

李炫笑笑:「怎麼,你不信我?」

「不是不信,是不敢信。」徐曼認真的道,「爺爺的病是我們家的心頭大患,你如果能治好,徐家上上下下都感激不盡。可你不要拿這事開玩笑,因為我們失望太多次,實在開不起玩笑了。」

「我從來不開玩笑。徐老爺子,請你坐好。」李炫淡淡的道。

徐志友背朝李炫坐好,感覺到李炫雙手按在背上,便忍不住道:「你是要用推拿法嗎,我曾經請……咦!」

一句話還沒說完,徐志友只覺得一股熱流沿着李炫的雙手湧入身體,朝着五臟六腑四肢百骸滾動而去,剎那間渾身**辣好不舒坦!

「爺爺,你怎麼了?」看到爺爺臉色微變,徐曼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徐志友詫異的道:「好……好奇怪的感覺!」

猛地,熱流往肝脾之間灌注而去,徐志友只覺得胸腹中一陣劇烈的刺痛,渾身上下「唰」的出了一層細汗。

汗水帶有一股酸的嗆鼻子的味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剛剛泡了一個老陳醋的澡呢。

「這是怎麼回事?」徐曼驚訝的問。

李炫緩緩鬆開手道:「肝屬木,五味為酸。你爺爺體內鬱結的肝氣被藥物催發出來,自然形成一股酸味。我已經用氣把你爺爺體內的積氣排出來。暗疾的根源已除,接下來只要服用七天補虛藥物,就沒事了。」

「爺爺,你感覺怎麼樣?」徐曼張大嘴巴,不敢置信。

「我感覺……好多了!這麼多年,從來沒這樣輕鬆過!」儘管滿身都是臭汗,可徐志友卻渾身痛快舒暢的難以自己。他知道,困擾多年的暗疾,這次是真的好了。

徐志友甚至隱隱覺得,那一股熱流還在經脈之中循環往返,令他苦修多年的內力都渾厚了幾分,不禁又驚又喜。

只是,爺孫兩個四目相對,忽然都有些驚駭。

他們動用家族龐大的力量,尋醫問葯多年,把國內外的名醫都看遍了,各種古葯新藥用遍,徐志友的暗疾也絲毫沒有好轉。

李炫卻只用幾分鐘的時間,「隨便」在身上按了幾下,就治好了!

這種手段,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匪夷所思!

濟生堂的藥師們也都看傻了,他們見過醫生治病,但如此治病的方式,還都是第一次見。

這時候,李炫攤開手道:「我的葯,能抓了嗎?」

「你就那麼想死?」徐曼惱道,「別開玩笑了,沒聽藥師說嗎,你那服藥不能治病,只能自殺!」

「你們喝是自殺,我喝是以毒攻毒。」李炫解釋道,「我可是剛治好了你爺爺的病,這點忙也不能幫?」

李炫如此堅持,徐曼只能讓經理照辦。

徐家祖孫和李炫坐在濟生堂的大廳里閑聊等候。

徐志友旁敲側擊的想要打聽李炫的情況,都被他岔開了。

徐志友有些不甘心,忽然道:「先生應該也是習武之人吧?」

「我不是。」李炫搖頭。

「你剛剛在暴雨中行走,滴雨不沾身,這分明就是一種高明的武功!」徐志友終於忍不住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徐曼本來心不在焉,聽到這裡驚呼一聲,指着李炫道:「對啊,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那麼大的雨,你身上卻一滴雨水都沒有!天啊,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穿了隱形雨衣嗎?」

「你們這麼說的話,那就算是吧。」李炫不想暴露修仙者的身份,現代社會這樣的說辭太嚇人,搞不好會被當成精神病,便找了一個能夠令人接受的說法。

「什麼叫算是啊……」徐曼不滿的道,「你不想說就算了,這也太敷衍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