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系統,你有什麼願望》[都市:系統,你有什麼願望] - 第7章

「誰是你弟弟,你全家才弟弟!」

「我叫李牧白,月娥的男朋友。」

語氣非常霸道,毋庸置疑。

聞聲柳月娥嬌軀一震,臉色更紅了,雖說默許了李牧白幫自己,可是當她聽到這句話時,還是忍不住心頭一顫。

魏浩然望着柳月娥的顯得紅潤的臉龐,自然知道李牧白說的並非假話,一時間心中的憤怒不甘湧上了心頭,想起自己追求這麼久毫無進展,卻被別人捷足先登,眼神中快速的閃過一絲陰霾,很快又恢復了過來:「呵呵,不好意思,是我失禮了。」

魏浩然憋着心裏的那股憤怒,心裏暗道:媽的,小子別得意,老子遲早弄死你。不過他卻偽裝的很好,若不是之前露出了真面目,指不定還以為他是個豪爽大度的人:「月娥,我記得你最喜歡玫瑰花,難道你男朋友不知道?」聽上去似乎是一句隨意的話,其實是在暗示這個男朋友連你喜歡什麼都不知道,也配跟你在一起?

柳月娥對魏浩然簡直是兩個態度:「管你什麼事!」

「月娥,我這不是在關心你,怕你遇人不淑。」魏浩然冷笑一聲。

柳月娥自然不會將這些話放在心上,她跟李牧白才見過幾面,就算真的男女朋友關係,不知道也很正常。

李牧白卻是微微一笑,很自然的將手搭在柳月娥的肩上,說道:「我的確不知道月娥喜歡玫瑰花,不過你這一束也太寒磣了吧!」似乎覺得不夠噁心魏浩然,還當著他的面,撫摸了起來。

柳月娥渾身一顫,這是她第一次跟異性接觸。

魏浩然幾乎是咬牙切齒:「總比你一束花都沒買要強的很多。」他不知道為什麼柳月娥會看上這麼一個玩意兒,除了顏值,還剩下什麼。

這束花,99朵,無論是哪個女人看到都不會覺得沒面子,而且會激動的跳起來,此刻卻被李牧白說成寒蟬?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大卡車停了下來。

從駕駛位上走下來一個中年男子:「請問你們誰是李先生。」

李牧白淡淡道:「我就是。」

「請您簽字收貨。」

柳月娥微眯着眼睛,有些不清楚狀況。

魏浩然則是冷笑了一聲,看他能玩什麼花招。

簽完字後,中年男子立馬招呼幾個人將卡車鐵門打開…

一時間,柳月娥捂着嘴巴驚訝了起來,卡車內裝着的全是花,不僅僅局限於玫瑰,在花上撒着一抹金粉,看上去金光閃閃,惹人注目,所有的花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愛心…

「這…這是送我的嗎?」

柳月娥作為一名主持人,此刻連話都說不清楚。

李牧白露出笑容:「當然,以後可千萬不能再收這麼寒蟬的花了,掉身價。」

魏浩然整個臉都黑了,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玫瑰,跟一卡車的花相比,完全都不是一個等級的。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此刻的李牧白恐怕早就被魏浩然給碎屍萬段。

搶了他的女人,還敢在面前耀武揚威,真當我魏浩然是吃素的?

有種開輛跑車出來?

一卡車的花要的了多少錢,最多幾萬塊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