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戰龍》[都市戰龍] - 第三章:時間的價值

「所有電子設備,全部都要留下來。」

恐懼散去,舞台上被血腥震驚的幾人恢復過來,趙鵬光及其他人沒有絲毫停留,倉促離開。

但是陳世光卻無法離開,他必須要處理現場。

他站起身來,彷彿之間像蒼老了十幾歲,有氣無力,聲音沙啞。

「雙倍的價格,都買下來。今天的事情,千萬不能傳出去。」

這樣的處理方式,恰好也符合宮源善後的目的。

儘管他們的出發點並不一樣。

陳世光是為了海川集團的聲譽,他不得不這樣做。

宮源則是為了葉無憂,他必須得這樣做。因為葉無憂的肖像,本身就是夏國最高機密。

出發點不一樣,並不代表他們想得到的結果不一樣。

他們都想達到同樣的一個結果。

那就是,今天所發生的事情,不能大面積散播出去。

現在陳世光的戰線是一致的,宮源便沒有繼續留在這裡的必要。

所以他提着機槍坐上了商務車。

隨着車輛駛出。

一道幽幽的目光穿過嘈雜的人群,盯在了緩緩行駛的黑色商務車上。

眼神中,不甘、惱怒、仇恨,樣樣俱有,五味陳雜。

發出目光的陳世光扶在棺材上,猩紅的血液在棺底淌出,他不聞不顧。

今天,成為『第六個大家族』的願望,已然破滅。

不僅如此,秦昆一死,旁系爭產,秦氏必亂。

秦氏一亂,五大家族維持了半個世紀的平衡,開始傾斜。

傾斜也就意味着要變天了。

商場如戰場。

寧海市要變天了!

歸根結底,都是海川集團作為導火索引爆的炸彈。

陳世光作為海川集團的董事長無異於被架在了火上烤。

此刻,他把所有的仇恨都歸在了葉無憂的身上。

都是因為他,今天才會變成這樣。變成一個最不能接受的結果。

他恨!

他恨商務車裡的葉無憂,恨不得將他五馬分屍,挫骨揚灰。

距離在拉長。

商務車在陳世光的視野不斷變小。

不過仇恨的程度伴着起伏的心跳層層遞增。

遞增到身體在發抖,指甲嵌入棺木里,面容猙獰。

他決定,他要報復。

一定要報復!

…….

商務車行駛在大路上,車窗外是寧海市的街道。

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

「統領,海川集團善後情況彙報完了。」

宮源位於副駕位,趴在座位上,向葉無憂彙報着秦昆死後海川的處理方式。

葉無憂置若罔聞,像是沒有聽見一樣,雙眼看着不斷後退的街景,發著呆。

眼神迷離,帶着一絲憂愁和傷心。

無奈的宮源翻過身,和開車的迷彩服青年對視一眼,沉默的坐在位置上。

「咳!」

不知是鬱氣到了一定的程度,還是持續了三年的大戰留下的傷患。

葉無憂一口鮮血,溢出嘴角。

「統領!」

宮源驚呼,緊張萬分。

連帶着商務車響起刺耳的剎車聲,搖晃了一下,停在了馬路邊。

「統領」

迷彩服青年和宮源焦急的注視着葉無憂。

這個男人,一旦出事,後果將,無法想像。

葉無憂一隻手捂着嘴,另一隻手朝着兩人擺擺手。

「我沒事,繼續開車吧!」

兩人狐疑的觀察了一陣葉無憂,確定沒事後,鬆了一口氣。

「嘟嘟!」

汽車催促的鳴笛聲,讓他們意識到,車子正停在馬路的**。

不待重新啟動,車窗被大力敲響。

按下車窗之後,劈天蓋地的辱罵聲傳來。

「你們馬拉個幣的停在馬路中間幹嘛?」

「老娘的時間這麼貴,是你們耽誤得起的嗎?今天你們看,想怎麼辦吧!」

一個渾身名牌、濃妝艷抹的女子,俯在車窗外,趾高氣揚,咄咄逼人。

女子名叫沈月靈,剛剛在他男朋友那裡受了氣。

停在馬路的中間商務車剛好在這個節骨眼上擋住了她的去路,故而成為了她的宣洩口。

「統領?」

迷彩男子回頭諮詢葉無憂的意見。面對平民,他一時拿不定主意。

見沒人回話,沈月靈怒氣更大。她跑到車頭,不斷的敲打着車蓋。

「你們耳朵聾了嗎?老娘說話沒有聽見嗎?」

葉無憂擦去嘴角的血跡。

「說吧!你的時間值多錢?」

一個冷漠的聲音透過車窗傳到了沈月靈的耳朵里。

她本來是安心來吵架的,哪知葉無憂竟然還真的問了一句值多少錢。

想花錢了事?沈月靈也不是差錢的人,最關鍵的是她的氣還沒有發泄完,肯定不想這麼早就把這個事情解決了。

「多少錢?你讓我一天的時間都心情不好。」

「拿錢是吧?好,我看你們能不能拿出這麼多錢?兩千萬,少了兩千萬你們別想從這裡離開。」

兩千萬?

獅子大開口!

旁邊看熱鬧的人都覺得這個女人實在太過分了。

有好心的人出聲勸到。

「姑娘,得饒人處且饒人。賠點損失就算了。這兩千萬確實太過了。」

說我過分?沈月靈聽見路人的勸解,更加的蹬鼻子上眼。

「說我過分?」

她直接一屁股坐在車蓋上。

「老娘不差那幾分錢。就是看不慣這輛破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