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戰龍》[都市戰龍] - 第四章:那就換一個天吧!

一山綠植,了無生機。

一束鮮花,獨自凋零。

群碑林,凄涼。無人處,斷腸。

兩行清淚還未近,一捧哀愁已盤旋。

是誰在思念?

又是誰的不舍?

安葬在此?

「就停在這裡吧,我一個人上去。」

盤旋而上的商務車,緩緩停在了半山腰。

宮源拉開車門後,葉無憂面容悲涼,雙眼泛紅走下來。

他抬頭望去。

是一排向上的石階。

石階兩旁是萬年青點綴的墓碑,整齊排列。

踏上石階後,步伐很慢,舉步維艱。

宮源目送着葉無憂的背影。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

宮源不知道是不是風沙進了眼,他怎麼也會眼中朦朧。

難道是自己經歷多了,最是見不得那些,別時相送,歸來卻天各一方的場景?

宮源從來沒有如此感性過,而且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心中形象無比高大的統領,他那偉岸的肩膀,竟然在輕微的抖動。

他是在抽泣嗎?

是啊!威名赫赫的『龍魂』統領,所承受的,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我…我..可以..走了.嗎?都..都.是.誤會.。」

這時,還在車裡的沈月靈小聲請求道。

只不過她出聲太不是時候了。沒有一個人回答她的請求,使得她握在車門內扣手上的手遲遲不敢將車門拉開。

氣氛冷寂,壓抑難受。

怎麼辦?走還是不走?

她只能從臉上硬擠出來一個笑容來化解尷尬,但是這個笑容卻顯得僵硬無比,比哭都難看。

我這到底是上了一個什麼車啊?

沈月靈頓時開始幻想自己的無數種可能,只不過每一種可能都不是一個好的下場,越發讓她恐懼。

邁上石階的葉無憂已經走到了半程,按照宮源先前說的路線,葉無憂從岔路右行,接連穿過幾座堆滿乾枯鮮花的墓碑,終於將腳步停在了一個冷清的墓碑前。

『朱瑩嫆,葉建全之墓』。

無立碑者,無立碑時間。連照片也沒有。

正楷的大字,字字都描黑,證明這個兩人合葬的墓,已是葬人之墓。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葉無憂直直的跪在了墓碑前。

他用雙手將面前的枯葉掃去,無語凝噎,淚滴掉落。

一別十年,竟是用這種方式相見。其中傷心,不言而喻。

半響後,伸手拭去臉上的淚痕。他從提上來的袋子裏面,取出了一些祭祀用品,整齊的擺放在墓前。

同時,斟滿三杯酒,葉無憂舉起其中的一杯。

「老頭!老媽!我回來了。」

「十年了,你們肯定能夠理解我的。也就不用多說了。」

「關於海川集團,你們兩人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還有弟弟,我也肯定會找回來的。」

「哎~」

「多餘的話就不說了,不然等下老頭子會說我不像一個男人了。」

「幹了!」

他舉起酒,揚起頭,閉上眼,一飲而盡。

然後,將剩下兩杯酒雙手橫倒在地上。

「沒想到這個墓還有後人在世,三年了,還以為沒有人來祭拜了。」

發出聲音得到是一位從高處走下來的老人,手中正拿着一把草剪,看樣子是一直在修建路邊的萬年青。

葉無憂沉默,沒有搭理說話的老人。

見葉無憂沒有說話,老人自顧自的剪着九月已非常茂盛的枝葉。

修剪好其中一棵後,老人朝下方看去,又自言自語說起話來,不過這次聲音有點大,可能想故意引起葉無憂搭話。

「又來人了。奇怪,今天即非清明,也非其它節日。更沒有聽說過有人下葬,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他的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見盤旋而上的公路上,四五輛麵包車快速駛來。

葉無憂還是無動於衷,一點都沒有好奇。

他慢條斯理的將墓碑擦拭乾凈之後才站起身來。

「你若真的有心的話,將這個墓碑好好換一個吧。」

老人注意葉無憂半天了。天天陪着這些死人,好不容易見了一個活人,一直想讓他撘個話。但是葉無憂硬是將他當做了一個透明人,他只能主動遞話了。

葉無憂回道:「我會和我弟弟一起來修墓的。」

語氣堅定,鏗鏘有力。

「你弟弟?當初選墓的是一個女孩,我還以為是你的姐姐或者妹妹呢。」

女孩?不是葉無林?

葉無憂目光一凝。

「老伯,可知這個女孩的名字?」

老人搖了搖頭,道:「我只是一個看墓地的。那可不是我該知道的。」

「只是,她在碑上什麼都沒有提,記憶深刻罷了。」

葉無憂聞言,沉思了一下,然後看了一眼越來越近的麵包車。

「謝謝!」他對着老人鞠躬道了一聲謝。

祭拜完了,他按照來時的路離開。

「滋滋,戾氣太重。比這裡的死人氣都重。」看着葉無憂離去,老人若有所思的低吟。

半山腰處。

「吱~」

刺耳的剎車聲帶起一陣白煙。五輛麵包車依次停在商務車後面。

拉開門,瞬間從裏面湧出一群拿着棍棒,刀具的不良青年。約莫三十幾人,均染着花花綠綠的頭髮。

他們下車之後便直接將整個商務車團團圍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