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戰龍》[都市戰龍] - 第五章:狂鷹的愧疚

這?

  這也未免太猖狂了吧?

  寧海好歹算是夏國數一數二的大都市,你說換天就換天?

  除了宮源和刀飛,其他人權當葉無憂是在開玩笑。

  所有人都認為他們就是仗着自己這一方暫時佔了上風,說一點大話罷了。

  一開始,我們這一方不也是這樣嗎?

  但是,即便是認定了這個道理,就算他們是在開玩笑又能怎樣呢?

  難道還有人敢質疑?敢反駁?

  肯定不敢!絕對不敢!

  因為,現在最關鍵的人物還在宮源手中掙扎着。

  並且掙扎的幅度變得越來越小。

  聽見葉無憂說話,宮源用請示的眼神看向他。

  葉無憂稍微搖頭,算給了答覆。也不是什麼深仇大恨,沒有必要痛下殺手。

  宮源會意,五指鬆開。

  王凱這才從窒息的邊緣重生過來,他蹲下身去努力的呼吸,喉嚨發出厚重的喘氣聲,並伴隨着好幾次咳嗽,將胃裡苦水嘔吐出來。

  奇恥大辱,他王凱重來沒有想過會受到這樣的恥辱。

  一把推開扶起他的沈月仙,雙眼充血,歇斯底里的大吼起來。

  「殺了他們,都給我上,殺了他們。」

  活脫脫像是一個瘋子,被攻心的怒火淹沒了僅存的理智。

  「我王家不允許侮辱我的人繼續活在世上。」

  「一人五十萬,只要殺死一人給五十萬。」

  殺死一人,給五十萬。

  這就像是一支興奮劑,扎在了每一個人的心上。瞬間讓這群小弟雙眼一紅,鬥志昂揚。

  這就是王凱想要看到的效果,他後退着腳步,露出森白牙齒,瘋癲的發出「呵呵」的笑聲。

  而,葉無憂呢?

  他若無其事的從宮源拉開的車門處鑽上車,坐下後,平淡的囑咐了一句。

  「速戰速決!」

  宮源頷首,輕輕的關上車門。

  場上,葉無憂這一方唯有宮源還沒有上車。而他面對的,則是為了『五十萬』花紅而喪失心智的一群小弟。

  就算他們已經領教過了宮源的手段,但是在金錢的誘惑下還是發起了衝鋒。至於剛才宮源的手段中所表現出來的狠辣,早就已經忘得乾乾淨淨。

  「嘭!」

  一聲槍響。

  毫無徵兆,濺起一漂血水。

  聲音在山間遊盪,在消失之前傳來了迴音。

  同時,也驚醒了在金錢中迷失,衝鋒到一半的人群。

  一名黃毛的腦袋如同西瓜炸裂,濺飛的血液打在離得近的幾人臉上,餘溫尚存。

  所有的激情,所有的奢望,所有的熱血,此刻,統統,煙消雲散。

  宮源獨臂舉槍,目光如炬,隨着上半身緩慢轉動,槍口在每個人的眼中掃過。

  槍?

  怎麼會有槍?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可能隨身帶着槍!

  人群又開始後退,「乒鈴乓啷」的響起武器掉在地上的聲音。

  再無一人敢發出聲音,畢竟五十萬也得有命花才行。

  情勢猛轉直下,王凱的笑容已成了過去式,取而代之的則是惶恐。

  沈月仙扶着王凱,死死的盯着一步一步逼近的宮源。

  「你…不能殺我們,我們可是王家的人。」

  「你今天只要動了我,你們也別想走出寧海市。」

  王凱語無倫次的說著沒有任何力度的威脅。

  直到槍口抵到了他的額頭上,他還在不停歇的說著這些話。

  「我是王家的人,你不能這樣做。」

  沈月仙亦是如此。

  「朋友,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兩人一直後退到了麵包車前,無路可退。並留下一路的水漬,散發出濃郁的尿騷.味。

  「第一,剛才饒你一命,不是因為我們怕你王家。」

  「第二,即便是王家也並不能阻止我第二次要取你的命。」

  「第三,用王家來威脅,是你今天乾的最愚蠢的一件事。」

  沒有過多的廢話,行事十分的果斷。

  「嘭!」

  又是一聲槍響。

  驚得沉默的人群狠狠地扯動了一下心臟。

  王凱倒下,宮源將手槍插回腰間,用手擦了擦衣服上的血跡,轉身走上商務車,刀飛一腳油門揚長而去。

  留在原地的沈月仙一臉獃滯,臉上全是王凱濺的血水。

  驚嚇過度使得她瞳孔渙散,如木塑泥雕般失神無主。

  「快走~」

  小啰咯中有人低聲說話,他們特意繞開地上的幾具屍體,奉頭鼠竄,慌張的駕駛着麵包車離去。

  日落,天漸黑。

  徒有沈月仙一人,神魄未歸。

  …………

  奔波一天,卻顆粒未進。不過對於久經沙場的人來說,這早就習以為常。

  寧海,是葉無憂的故鄉!

  但是現在最可笑的是,他卻在自己的故鄉沒有落腳之處。

  去哪裡?暫時還不知道。

  開車的刀飛還在等待處理法拉利車禍事件尹天佑的電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