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戰龍》[都市戰龍] - 第七章:順風車

 熱鬧的夜生活隨着路邊的幾個嘔吐聲終止。

  寂靜的街,在皎白的月光下是喧囂後滿地的凌亂的垃圾。早起的清潔工,冒着初秋凌晨的微寒,一把自製的掃把,將原本的寧海市一點一點的擦出來。

  維拉斯酒店。

  已是凌晨一點過了!

  葉無憂將手中的高腳紅酒杯放下,把凝視街景的目光轉移並定格在房門上。

  『咚』『咚』『咚』

  是敲門聲。

  「嗯!」

  葉無憂輕聲的嗯了一聲,敲門的人聽見後,房門被推開。

  宮源走進來,在五米外的地上站定。

  「統領!你剛才交待去打聽林新筠,她的消息已經查到了。」

  「說!」他漫不經心的用手指彈着紅酒杯的杯身,發出清脆的敲擊聲。

  「明天她就要訂婚了,在海悅酒店舉行訂婚宴。」宮源謹慎的說完,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葉無憂的表情。

  葉無憂的表情在一剎那間有一絲遺憾閃過,很快,幾乎沒有停留在臉上,稍縱即逝。

  彙報完了消息,再沒有任何交流,宮源便輕手輕腳的退出房間,順帶將房門輕輕拉上。

  房間僅剩下葉無憂一人,偉岸的身形,稍顯孤單。

  『叮』『叮』『叮』。

  清脆的玻璃聲,有節奏的,像是有人在優雅的演奏着鋼琴。這個聲音帶着葉無憂的思緒漸漸遠遊。

  「咳!」

  敲擊的玻璃聲,戛然而止!

  披在葉無憂身上的風衣被這一聲咳嗽震落到地上。

  血!

  葉無憂又咳出了一口血。

  他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雙手虛按,勻長的吐氣。把下一口洶湧而來的氣血硬生生的壓了回去。

  舊傷發作!

  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剛剛結束的塔克拉干三年之戰,葉無憂其實已經累計了無數的舊傷。

  對戰的每一位宗主所擁有的實力都是能翻天覆地的存在。

  而夏國,僅僅只有葉無憂一人出戰。

  可想而知,一個人一次性面對十三位宗主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

  並不是說夏國就必須要葉無憂出戰。當時的葉無憂,已經脫離軍部,剛剛組建好『龍魂』,不擁有任何夏國的編製。

  當然,也不是說夏國除了葉無憂,其他人就沒有一戰之力。

  奈何他們都不露身形,選擇躲在了暗處。

  這也沒有什麼。

  葉無憂明白,也就沒有去怪他們。

  畢竟到了他們這種層次。選擇!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所有人都知道。

  一旦選錯,萬劫不復。

  雖然面對那樣的處境,沒有任何的幫手,葉無憂依然不懼。

  一人對十三人的戰場依舊形成,並且在塔克拉干沙漠中心形成了一個只有十四人的空闊地帶。

  強大的能量向外輻射。

  除了投擲的食物,無人敢進。

  開始的前兩年,用迂迴戰術,葉無憂逐個擊破,一共擊殺了五名宗師。

  最後一年,八位宗師見勢不妙,選擇共同聯手。

  葉無憂也毫不退讓,和他們大戰了不下十次。

  終於讓他抓住了一個契機,將他們一舉滅殺。

  回想最後那一戰,沙漠中風起雲湧,黃沙漫天。捲起的黃沙形成了一條條巨龍,撕繞纏殺,屏蔽天地。

  觀戰的人猶如看電影一般,見識了這場看不見人影的曠世之戰。

  如今,『龍魂統領』的威名在一部分人心中被牢牢謹記。

  更是被在某些高度上的人把葉無憂稱作『夏國第一人』。

  但是在這場戰鬥中所留下的傷?

  都不得而知,便就無人問津!

  葉無憂只能自己估摸着自己的傷勢。

  可能最少也要兩年的時間,才能徹底恢復。

  兩年?

  葉無憂目光堅定,緊閉着猩紅的嘴唇。

  不可能再等兩年了!

  過去的十年,他錯過了太多。

  包括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親人,又或者本該屬於自己的愛情。

  而且,自己的弟弟也不可能再等兩年,他現在在哪裡?還是一個謎,是生是死?同樣是一個謎。

  葉無憂當即決定,不管自己的傷勢如何。

  就任性的為自己活一把吧!

  為了自己的弟弟,同時也為了自己馬上就要逝去的青春。

  想到這裡。

  他伸手抹掉嘴角的血漬,舉起酒杯將杯子里的紅酒一飲而盡。

  初戀明天就要和別人訂婚了。

  打聽事情的同時,怎麼也得送上一句祝福吧!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