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老公甜寵妻》[惡魔老公甜寵妻] - 第八章 走了

  「高澤西!」貝拉拉一趟從梯子上爬下來,狠狠的打了一下高澤西的肩膀,卻突然想起來這是高澤西的傷口,頓時有些緊張,不好意思的看向高澤西。

  高澤西被打了這一下也疼啊,輕輕嘶了一聲,但是隨後看見貝拉拉緊張的模樣,反而笑起來,假裝忘記電話了一樣,抓住貝拉拉的爪子柔聲說,「寶貝,溫柔一點嘛。」

  說著還衝着貝拉拉甩過去一個媚眼,那邊的查清翰再也聽不下去,騰的一下掛了電話,高澤西一臉無辜的扔手機去床上,然後看着貝拉拉一點點又被他惹怒的模樣,「高澤西!這是我男朋友!」

  「是嗎?」高澤西故作驚訝「我不知道啊,要不我打過去解釋解釋吧?」

  「高澤西!」貝拉拉快要崩潰了,剛剛高澤西棱模兩可的回答,很容易被人誤會的啊,何況那個人還是自己的正牌男朋友。

  「我要走了。」高澤西突然正經起來,及時打斷了貝拉拉的思想,貝拉拉被這四個字怔住,一時之間倒是想不起來對着高澤西發火了。

  「貝拉拉,我要走了。」高澤西又重複一遍,貝拉拉眨眨眼,好像剛反應過來「你要去哪啊?」

  「我要回去工作了。」高澤西摸了摸貝拉拉蓬鬆的頭髮,貝拉拉這一次沒有打開他的手,「你的傷口好了嗎?」

  「沒關係。」高澤西笑起來,他也很捨不得這個地方呀,但是臨走臨走看見貝拉拉捨不得的小表情也覺得滿足了,高澤西深深的看了一眼貝拉拉,轉身關門出去。

  貝拉拉怔怔的坐在床上,雖然這些天她被高澤西各種欺負壓榨已經快要瘋掉,但是突然聽見他要走了,貝拉拉覺得自己居然有些捨不得他,「貝拉拉你這是怎麼回事。」

  「高澤西。」貝拉拉出去把高澤西的衣服全都收拾好放在客廳的桌上,抿着嘴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明天就必須走了,恭喜你,照顧我照顧的那麼好。」高澤西嬉皮笑臉的說,「你是不是後悔對我那麼好?應該對我壞一點,我就走的晚一點了。」

  「臭美,這是你的衣服。」貝拉拉已經習慣了有個人睡在客廳,每天有個人在家等自己和自己鬥嘴,「晚安。」

  貝拉拉覺得自己好奇怪,居然對一個整天使喚自己威脅自己的人感到捨不得的感覺。貝拉拉躺在床上,想起和高澤西這些日子的相處,不知道什麼時候沉沉的睡過去。

  第二天貝拉拉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醒過來,起身打開卧室門,看着空蕩蕩的客廳,竟然有些失落的感覺,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貝拉拉嘆了一口氣,轉身回去洗漱好,突然想起來自己又忘了打電話給查清翰,貝拉拉連忙跑回卧室一遍一遍的撥打查清翰的電話,但是一個也沒有接通,貝拉拉也說不出是好氣還是好笑。

  貝拉拉知道是自己理虧,於是穿好衣服,剛準備出去找查清翰解釋一番高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