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難體質,拜師一年,剋死掌門》[厄難體質,拜師一年,剋死掌門] - 《厄難體質,拜師一年,剋死掌門》第10章 戰強敵

轟隆!

兩股靈力相撞,如同雷霆一般炸開,化作一股股浩瀚的衝擊氣流,四周的空氣好似煮沸的水,一下子沸騰起來。

排山倒海般的靈力在半空中浩蕩,玄陽宗上空,一個蘑菇般的雲彩升起,楊驍和萬長老紛紛向後飛去。

噗!

萬長老捂着胸口,一口鮮血噴出,心中暗驚,此子修為不高,但靈力竟然如此充沛,自己恐不是其對手,於是暗中啟動碎星令,通知門內。

反觀楊驍,雖然沒有吐血,但也不好過,身體內一陣翻騰,強忍着穩住身形,心中也是一陣震撼,修真界果然藏龍卧虎,自己的修為還遠遠不夠,必須苟!

但下一刻,楊驍手掌一划,雙掌呈現出各種法印,一個個耀眼的字體,在雙掌之間閃爍不停。

「焚天心訣!」

你不是水系么,我偏偏就要用火來攻擊。

就是這麼倔強!

嘭!

一個碩大的火球冉冉升騰而起,隨後一道道的火焰在楊驍身體四周升起沸騰。

萬長老再次震驚,此子竟然掌握兩門功法,此子不除,必成大患!

楊驍調動火球向萬長老發動轟擊,四處都是火焰,茫茫火海,將萬長老困在火海之中,無法脫身。

啊!

萬長老全身都燃燒起來,即使他運轉水淹七軍法訣圍繞全身,也無法抵擋火勢,甚至連那一道道水系匹練也開始燃燒起來。

啊!啊! 啊!

一聲聲凄慘的叫聲從萬長老的口中傳出,楊驍並沒有停止攻擊,反而加大了手中靈力的輸出。

「小子,好手段!」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楊驍耳邊響起。

一道燦爛奪目的劍光,猶如長虹貫日一般,直射而來,楊驍眉間一挑,匿身術!

本體消失在原地!

寶劍光華耀眼,縱使白天也十分耀目,一擊未中,寶劍懸浮於萬長老身側,凌空而至。

楊驍停止了靈力輸出後,萬長老這邊壓力頓減,身上的火焰也漸漸熄滅。

半空之中,楊驍看着這柄寶劍,心中做好殊死一搏的準備。

瑪德!

太難纏了,殺了小了,來了老的,子子孫孫無窮盡啊!

遠處,一架飛舟快速的來到玄陽宗上方。

只見一伶俐女子從飛舟上飄飛而下,落在寶劍的前方。

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雲宛白。

萬長老求救之時,雲宛白正好在大殿之內,通過碎星令傳回的影像,她看清了楊驍的身影。

心中又激動,又震撼,更多的是緊張。

顧不上父親的震怒,私自調用飛舟,奔着玄陽宗趕來。

楊驍也認出雲宛白,沒想到,當初的一面之緣,竟然有這麼多後續的故事。

寶劍傳出一聲,「宛兒,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私自調動飛舟。」

雲宛白對着寶劍就跪了下去,情緒激動的說道,「父親,此人正是當初在魔族手中救下小女的恩人。」

「那又如何,他接二連三的殺害本宗門人,我碎星宗與其不共戴天!」

寶劍嗡嗡作響,隨時會發起攻擊。

楊驍見雲宛白如此護着自己,心底升起一絲暖意,於是開口說道,「雲姑娘,我本無意與碎星宗為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