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禁區》[二十六禁區] - 第3章 絕望

聞人允希彷彿變了個人似的,皮膚呈現屍體一般的蒼白色,最詭異的就是這雙眼睛,因為眼白和瞳孔的顏色居然是反過來的。

她一副戲謔的表情,嘴裏還叼着他胸前的一塊皮肉,即墨嶼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頭待宰的羔羊一樣,恐懼再也壓制不住,他慘叫一聲,兩腿一軟直接癱倒在地,買的東西也散落一地。

「即墨先生,其實比起小說,我還有別的愛好哦,那就是吞噬你們人類的生命精華!」聞人允希扭曲着一張臉,舔了舔手上的鮮血,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當然啦,你也不用害怕,我是不會殺掉你的,我只不過是很想,很想把你吸干而已!」

「不……」即墨嶼眼睛瞪得老大,恐懼已經佔據了他的頭腦,身體顫抖個不停。

「嘖嘖,我真的好愛你現在這副表情啊!」她舔了舔誘人的嘴唇,「不要反抗,讓我們融為一體吧!」

話音落下,她背後突然長出四條觸手,此刻她看上去就像是一頭有着人身的蜘蛛。

「怪怪……怪物啊!」

即墨嶼顧不上胸前的劇痛,拔腿就跑,內心在咆哮,「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這一定是噩夢吧……」

然而還不等他跑多遠,一條觸手直接將他絆倒在地,背後傳來了女人恐怖的笑聲,「你要去哪裡呀?不是說好要送我回家的嗎?」

聞人允希手一揮,一條觸手纏住即墨嶼的右腿,直接將他甩飛到一棟大樓的牆上。

即墨嶼被甩的不成人樣,口吐鮮血,嘴裏卻還在不停地念叨着『為什麼』!

「即墨先生,你的全部都是我的!」

黑暗中,只傳來即墨嶼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以及女人魔鬼般的笑聲,令人不寒而慄!

即墨嶼被鎖住四肢,正被瘋狂的蹂躪,此時腹部已經被一條觸手貫穿,奄奄一息!

「咦!你死掉了嗎?」

「真可惜吶,我可是非常喜歡你的哦!」

「看着就讓人口水直流,肯定很好吃吧……」

正當聞人允希要有所行動的時候,天空一聲巨響,不知什麼東西爆炸了,只見一座坍塌的大樓從高空快速墜落。

聞人允希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在她驚駭的目光中,便被大樓狠狠地砸中!

觸手散去,廢墟中傳來一聲不甘心的怒吼,「怎麼會……這樣!」

救護車的警報聲此起彼伏,示意着今晚的不平靜。

即墨嶼感覺自己好像置身於一片汪洋大海之中,無情的寒流肆虐着四周,將他的全身上下凍僵,無法移動絲毫,只能隨波逐流。

「患者心臟嚴重受損,必須採取緊急措施!」

「怎麼了?是誰在說話?誰是……患者?」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記得我好像是在送聞人小姐回家來着,然後就……」

「做好心臟移植的準備!」

「等等醫生,我們還沒有獲得患者家屬的許可啊!」

「心臟?」

「家屬?」

「這些人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醫生,這不行的!」

「已經來不及了,出了事,我會承擔所有責任,把這女人的心臟移植給他!」

「這……」

「快點!」

「好溫暖啊……」

即墨嶼感覺自己的後背好像貼着什麼柔軟的東西,還有這股熟悉又陌生的香味,「這是?」

突然一隻手捂住了他的左眼,沒過多久又鬆開,溫暖不在,他不禁有些失落,卻猛的驚醒,眼裡的迷茫逐漸變得清澈,環顧一下四周,發現自己居然躺在病床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左眼已經發生了變異。

就這樣,一個星期過去了。

病床上,即墨嶼吃了一口食物,臉色一變,明明是美味的食物,但他卻感覺像是在吃腐爛的食物一樣,口腔里充斥着一股腐臭味,胃裡翻江倒海。

「為什麼會這樣?我到底是怎麼了?」

「即墨先生!」正當他想吐的時候,門外傳來一個聲音,下一秒大門便被人推開。

他只好強忍着噁心,整個人蜷縮在被子里,現在的他情緒很糟糕,沒什麼心情和人說話。

護士姐姐走了過來,視線不由落在餐盤上,柳眉微蹙,「即墨先生,你總是吃這麼少的話,身體會吃不消的哦!」

即墨嶼一咬牙,充耳不聞!

「對了即墨先生,你朋友今天也過來看你了哦,不過看你正在熟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