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禁區》[二十六禁區] - 第4章 掙扎

即墨嶼把自己藏在被子里,床頭柜上的手機響個沒停,來電顯示,小駿!

此刻他好像與世界隔絕了一樣,關於外界的種種都已經聽不到了。

另一邊,宮辰駿看着手機,一臉的擔憂,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是女朋友嗎?「」

「怎麼可能……」

宮辰駿自嘲一笑,「是我的一個好朋友,他今天要出院的,不知道為什麼死活不讓我去接他,我真的很擔心他,可又總是聯繫不上他!」

「住院期間也去探望過好幾次,但是卻連面都沒見上,就被護士給趕了出來!」

「呵呵,也就你有這個耐心,換做是我,早就和這傢伙絕交了!」

「學長,話不能這麼說,即墨和我從小一塊長大,他是我最好的鐵哥們!」

「鐵哥們嗎?」四眼仔推了推眼鏡,臉上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床上,即墨嶼忍不住點開語音!

「哈嘍哈嘍,即墨,你身體好點沒有?」

「我聽說那個叫什麼愛蹲草的老六下午要在學校對面的書店舉辦簽售會,機會難得哦!」

「有空的話記得回我信息啊,怎麼著也得讓我知道你沒啥事吧!」

當即墨嶼來到地點時,發現簽售會已經結束了。

他嘆了口氣,轉身就走,拐角處卻不小心把一個人撞倒在地。

「靠,你沒長眼睛啊!」

男人罵罵咧咧的站起身來,卻見對方連道歉的意思都沒有就想走,不爽的攔住他,又推了他一把,「喂,說你呢!」

「大白天的包裹的這麼嚴實,你該不會是什麼小偷吧?」

即墨嶼猛的抬起頭來,左眼閃爍着詭異的光芒,原本好看的臉此刻也變得異常的猙獰,口水直流,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發出不像是人類的聲音,「滾!」

男人頓時被嚇得一屁股坐地上,冷汗直冒,他感覺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頭吃人的野獸,突然想到了什麼東西,聲音都在發顫,「你你你……是禍亂!」

「不……不不,我不是!」即墨嶼被驚醒,臉色蒼白。

「救命啊!!」

「快來人啊!!」

「這裡有禍亂出現,快來人啊!!」男人被嚇得屁滾尿流,玩命的跑!

「不是這樣的,我是人類啊,不是你想的那樣……」即墨嶼搖頭晃腦,腳步連連後退,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見前面傳來動靜,他一臉驚恐的逃離了這裡。

直到實在跑不動了,即墨嶼才停了下來,雙手放在膝蓋上,喘息未定,聽着嘈雜的聲音,發現自己居然在一條人行道上,因為長時間沒進食,此刻肚子正在瘋狂的叫喊。

他嗅了嗅鼻子,看着周圍過往的人群,**正在不斷地侵蝕他的理智。

「人類!」

「小孩!」

「女人!」

「男人!」

「精華!」

「好多精華!」

即墨嶼正在進行着艱難的天人交戰,直到旁邊一個小蘿莉發出的驚訝聲,讓他猛的驚醒過來,發現自己居然對着人流口水了。

看着即墨嶼渾身都在顫抖,一個路過的女人對着身邊的男人說道:「喂,你看那個人好像有點不對勁,我們要不要……」

「少管別人的閑事!」畢竟這年頭到處都有碰瓷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男人搖了搖頭,拉着女友轉身離去。

即墨低着腦袋,死死的咬着自己的手,嘴裏不斷的發出野獸般的聲音,一張臉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他察覺到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覺醒。

忽然,他感覺左眼有些異樣,想起之前自己種種怪異的行為,難不成他真的……

他慌亂的跑回了家裡。

當他來到衛生間一看,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左眼居然變成……

「怎麼會這樣……」

就在這時,聞人允希突然出現在鏡子里,即墨嶼精神崩潰之下,憤怒的一拳將鏡子打碎,耳邊卻不斷的傳來女人瘋狂的笑聲,即墨嶼只感覺頭痛欲裂,「閉嘴,別笑了,求你別笑了……」

「這下子我終於知道原因了!」他發了瘋一樣跑到廚房,拿起一把菜刀。

「把這女人的心臟移植給他!」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我……」他掀開衛衣,拿刀對準自己的心臟部位!

他寧願死,也不要變成那種怪物!

即墨嶼怒吼一聲,將菜刀用力的插向自己的胸口,叮的一聲,菜刀剛一接觸他的皮膚頓時斷成兩截。

即墨嶼摔在地上,已經淚流不止,滿臉絕望,「誰來幫幫我,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奶茶店門口,上官柚可拉下鐵門。突然感應到了什麼,目光不由看向別處。

即墨嶼漫無目的走進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巷子里,他那張猙獰的臉上,口水流個沒完,看上去既嚇人又顯得格外地詭異,嘴裏還不停的發出野獸般的低吼。

「好餓!」

「好餓啊!」

「我要去殺人!」

「我要吞噬精華!」

突然,他猛的驚醒,這還是他自己嗎?

「我到底在幹什麼?」

「這樣的我簡直就像…..」突然,他好像嗅到了什麼?

「這個味道?」

明明是頭一次聞到的味道,卻讓他有一種懷念的感覺。就像是媽媽親自下廚,飯菜里那種溫柔的味道。

「這裏面有我能吃的東西!」

「在哪裡?在哪裡?」

即墨嶼狂奔起來,一個拐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