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禁區》[二十六禁區] - 第5章 怪物

「怎麼樣,味道如何?」

「比起你們人類的食物,是不是好吃到讓你欲罷不能!」

咽下去的一瞬間,即墨嶼渾身一震,連忙爬到一旁大吐特吐起來。

「嘔……你是不是瘋了!」

「這種東西,我怎麼可能吃的下去呀!」

上官柚可冷哼一聲,「這不是已經吃下去了嗎……」

「還不是因為你!」

即墨嶼氣急敗壞,「我是人類,別把我和你們這些怪物混為一談!!!」

聞言,上官柚可額頭青筋暴起,一咬牙,走上前去,一腳狠狠地踹飛即墨嶼,隨後抓着他的頭髮使勁的往牆上撞。

在即墨嶼眼冒金星,痛苦的哀嚎聲中,上官柚可又補上一整套軍體拳,打的他口吐鮮血,叫苦不迭!

「清醒了嗎?」

上官柚可雙臂環胸,居高臨下的看着他,眼底閃過一抹不屑,「哼,一口一個怪物,如果我是怪物的話,那請問只有一隻鬼瞳的你……又是什麼不倫不類的怪物?」

即墨嶼趴在地上,抱着腦袋痛哭起來,「對不起,說你怪物是我不對,但請你告訴我,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從那天開始,我的人生都已經亂成一團了啊!」

「你問我我問誰啊!」

她搖了搖頭,走到一旁蹲了下去,纖細修長的手指把玩着一顆乾巴巴的人頭,「我也一直有個問題,能不能告訴我,你們人類的食物到底是什麼樣的味道啊?」

「因為難吃的要死,身邊又都是禍亂,所以沒人能給我解答這個疑惑,同學雖然是人類,但我不知道該怎麼不暴露我是禍亂的前提下,從她口中得到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除此之外,我也想知道和平的生活是怎麼樣的,不用害怕斬首隊的日子又是怎麼樣的?」

「全都亂成一團?別開這種玩笑了,如果是這樣的話,自我出生那天開始,我的人生豈不是也是一團糟?」

「喂,你啞巴了嗎,說話啊,你倒是告訴我答案啊!」見他沉默不語,氣得她一腳將那顆人頭踢到即墨嶼的手上。

看着手上那顆血淋淋的人頭,即墨嶼瞳孔一縮,驚恐的尖叫聲,響徹雲霄!!!

房間里,即墨嶼坐在床邊發獃,視線卻時不時地瞄了眼床頭柜上的一個包裝袋,鼓鼓的,也不知道裡邊裝了什麼東西,隱約散發著一股讓他欲罷不能的香味!

時間回到昨天。

「你想幹什麼,別過來!」

見上官柚可拿着斷臂朝他一步步靠近,即墨嶼被嚇得連連後退。

見他想跑,上官柚可閃現過來將他攔住,隨後一把抓住他的頭髮,不顧後者的求饒,直接將他重重的甩飛在牆上!

「嘶……痛!」即墨嶼剛爬起來,視線中沙包一樣大的拳頭朝他打來,他下意識的閃躲,拳頭徑直打在後面的牆壁上,巨大的力量使牆壁如蜘蛛絲般龜裂開來!

「你確實不是禍亂,但也不是人類,事到如今在這個世界上,不倫不類的你已經沒有容身之所了!」

她用力的捏着即墨嶼的臉,冷笑道:「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要變回人類的話,不妨試一試餓到極限,醜話說前頭,人類我不知道,但禍亂的極限真的如同地獄一般,飢餓感會讓你生不如死!」

「柚可住手,別再欺負人家了!」這時,身後一個沉穩的聲音傳來。

這人是個老頭,身着中山裝,頭上梳着髮髻,拄着拐棍,面目慈祥,看起來非常有仙風道骨的氣息。

「唐山老闆!」

上官柚可一臉的錯愕,「您老人家這麼晚了怎麼會在這裡?」

「老闆……」即墨嶼喃喃自語,雖然他也是奶茶店的員工,但他卻是第一次見到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幕後老闆。

「人老了就不怎麼好入睡,就想着出來散散步,碰巧路過這裡聽到你的聲音,所以好奇過來看一下!」唐山解釋道。

隨後看了眼即墨嶼,道:「我記得你是店裡那位新來的即墨同學吧,看你這樣子很難受是吧,和我去一趟店裡吧!」

聞言,上官柚可不解,「老闆,為什麼您要……」

「柚可!」

唐山打斷道:「你別忘了我平時都是怎麼教你們的,禍亂之間相互幫助才是我們奶茶店的原則!」

「我……」上官柚可嘆了口氣,瞥了眼即墨嶼,傲嬌的哼了一聲,氣呼呼的走了。

就這樣,三人一路沉默的回到奶茶店,不知為何,和往常不一樣,這一次來到店裡,即墨嶼居然有種像是回到家裡的感覺!

「讓你久等了,嘗嘗看吧!」唐山親自給即墨嶼泡了杯熱乎乎的奶茶。

旁邊坐着的上官柚可正嘟着小嘴,一臉不爽的盯着即墨嶼。

要知道,老闆很少親自給人泡奶茶的,連她都沒什麼機會喝到,這小子何德何能啊……

見他久久沒動,唐山不禁疑惑道:「你是不喜歡喝奶茶嗎?」

「不是的……」即墨嶼正要解釋,卻被唐山打斷道:「即墨同學,你仔細看看這杯奶茶!」

即墨嶼看着面前的奶茶,心裏覺得跟平時喝的好像也沒啥區別啊!

「現在覺得如何?」

「看起來很好喝的樣子!」別的不說,光這賣相就讓人食指大動。

「這就是一般的奶茶啊!」唐山笑着說道。

即墨嶼端起奶茶,淺嘗一口,臉色巨變,眼底閃過一抹不敢置信,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好喝到讓他差點把整個杯子都吞進肚子里去!

回想起這幾天的遭遇,他淚流不止,「怎麼會……明明之前吃什麼都難以下咽的!」

「禍亂也只有喝奶茶的時候才能好好品嘗這種人類的食物,但是,我們禍亂光憑這點程度是不足以填飽肚子的,所以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