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禁區》[二十六禁區] - 第6章 給我力量

「不瞞你說,其實我早就想把他介紹給即墨你認識了!」

「他是叫……章朗學長嗎?」

「是的,不過他這人有個毛病,就是不怎麼好相處,甚至還有點毒舌,又或者說是刻薄,總之,如果見面之後他對你說了什麼不好聽的話,你別往心裏去就行了!」

「這樣啊….」

此刻社裡隱約傳來喘息聲,裡邊似乎有人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就是這裡了!」

宮辰駿一把推開大門,「學長,打擾了!」

「等等,至少也要先敲門……」可惜提醒的太慢了。

「啊!!!」一聲刺耳的尖叫響徹整個樓道。

接着一個衣裙有些凌亂的女人捂着臉快速的跑了出去。

與此同時,男人憤怒的聲音傳來,「真是的,宮辰駿你小子是連敲門都不會了嗎?」

宮辰駿收回驚訝的目光,一臉的歉意,「章朗學長,對不起,那個……我不知道你們在……」

章朗推了推眼鏡,「你知不知道,我這人最討厭別人侵犯我的地盤了!」

隨後,他將椅子轉了過來!

見氣氛越來越詭異,宮辰駿忙是轉移話題,「章朗學長,這位就是上次我和你提到的那個鐵哥們,即墨嶼!」

兩人四目相對,即墨嶼瞳孔一縮,身子一僵,冷汗直冒!

章朗半眯着眼睛,心裏感到有些意外,還真是應了那句話,「冤家路窄」!

想起那天巷子里的事情,他臉上頓時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他圍着即墨嶼轉了一圈,卻裝作第一次見面的樣子,伸出手,自我介紹道:「醫學系二年級,章朗,請多指教,即墨學弟!」

即墨嶼咽了咽口水,心裏很不想和他握手,但又怕宮辰駿發現什麼異樣,只好硬着頭皮和他握手!

想像中的事情並未發生,宮辰駿也有些意外,畢竟章朗這人是學校出了名的難相處。

本以為撞破了人家的好事,章朗會把兩人臭罵一頓。沒想到會這麼客氣,着實讓他有些受寵若驚!

「去年的資料嗎?」

知道宮辰駿的來意後,章朗便在書架上面一頓摸索,「還真是傷腦筋啊,這也沒有,對了,我應該是放家裡去了!」

「不是吧……」宮辰駿嘆了口氣。

「既然這麼急着要,你要不和我過去一趟?」

「去你家?」

「是的!」

「好吧!」

他撓了撓頭,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即墨嶼,道:「那個即墨,你先回班級吧,晚點有空我再去找你!」

聞言,即墨嶼不禁想起那天的事情,想起那個被章朗一腳踹爆的人頭,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他忍不住聯想到宮辰駿身上!

萬一……

「學長那個……我可以一起去嗎?」面前這個男人極度危險,即墨嶼實在不放心宮辰駿一個人跟他去。

主要是他害怕章朗會對宮辰駿下毒手,於是決定跟着去,就算打不過他,關鍵時刻也能喊人來幫忙!

宮辰駿愣了愣,「即墨,你這是?」

章朗聳了聳肩,「隨你便吧!」

這時,桌上的手機響了,章朗拿起來一看,「稍等一下,我先接個電話!」

一旁的宮辰駿湊過來小聲問道:「你這是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沒什麼!」即墨嶼搖了搖頭。

正當宮辰駿還想問什麼的時候,前面的章朗突然轉過身來,「宮辰駿,你剛才應該什麼都沒看到吧?」

宮辰駿臉上大寫的尷尬,也知道他這通電話是誰打的了,頓時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當然什麼都沒看到!」

在他們兩個聊的火熱的時候,後面的即墨嶼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

「是巧合嗎?」

「為什麼我的周圍總是會出現禍亂呢?」

「不,不是這樣的!」

「應該是我不小心闖進他們的世界才對,而他們和我們人類一樣,本就存在於此!」

離開學校之後,大街上,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閑聊着,氣氛還算融洽。

路過一家麵包店時,章朗突然停了下來,「你們吃不吃?」

「學長請客就吃!」宮辰駿嘿嘿一笑。

旁邊的即墨嶼一臉的不敢置信,不是說禍亂吃不了人類的食物嗎?

那他為什麼……

正當即墨嶼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章朗突然將一包三明治遞到他面前!

見狀,即墨嶼臉色蒼白,胃裡翻江倒海,明明是美味的三明治,但他卻覺得十分噁心!

不過為了不引起宮辰駿的懷疑,他只好硬着頭皮接了過來。

「吶,這是你的!」

「謝謝學長!」

「對了,即墨在學校沒有參加什麼社團嗎?」章朗靠在牆上,打開麵包袋,臉上浮現出一抹渴望,給人一種感覺他好像很喜歡吃這個麵包一樣。

「是的,我這人不是很喜歡人多的場合!」即墨嶼解釋道。

「那你就是和宮辰駿完全相反咯,這傢伙是個自來熟,不管在哪裡都能混得開!」

「嘿嘿,學長過獎了!」

見章朗準備開動,即墨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這玩意真的能吃下去嗎?」

「哎呀呀,味道剛剛好!」他一口下去,臉上露出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

宮辰駿附和一聲,「確實不錯呢!」

見即墨嶼站在那一動不動,他不由問道:「奇怪,你怎麼不吃?你不是最喜歡吃三明治的嗎?」

「不是很餓,所以打算晚點再吃!」說完,即墨嶼便將三明治放進口袋裏面。

「走吧!」章朗說了句,然後將袋子扔進垃圾桶。

看着他的背影,即墨嶼不由得感慨,「作為禍亂,他卻能這麼完美的融入人類社會,而且不漏一絲破綻,還真讓人不得不佩服啊!」

不知不覺,三人來到天橋下,章朗卻突然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一抹冷笑,轉身一腳重重的將宮辰駿踢進無人的角落裡。

可憐的宮辰駿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