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禁區》[二十六禁區] - 第7章 鬼象級

夕陽下,河邊的草坪上,一個小男孩正坐在這裡看書。

突然背後傳來一個驚訝的聲音,「是你啊同班同學,在學校也總是一個人看書呢!」

小男孩回過頭去,這是一個長相很陽光的少年,「你是……」

「呃!原來你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啊!」

「不好意思……」

少年擺了擺手,「沒事沒事,我是最近才搬到這裡的,雖然和你家隔得有那麼一點點距離,但也算鄰居吧!」

說著,他給小男孩遞上一條綠箭口香糖,「可以交個朋友嗎?」

小男孩愣了愣,隨後笑道:「當然可以啊!」

「太好了,我叫宮辰駿,叫我小駿就好了,請多指教,即墨同學!」少年洋溢着青春的笑容,伸出手。

即墨嶼也是伸出手,「請多多指教,小駿!」

……

「那個時候,小駿在班裡是非常受歡迎的人,幾乎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和他在一起玩,他非常擔心我無法融入班集體並主動向我搭話,就是那一刻起,我身邊才有了唯一一個朋友!」

「所以,我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小駿!!!」

強烈的憤怒促使即墨嶼終於覺醒了體內真正的力量,只見六條深紫色的觸手從他背上長了出來。

對面的章朗驚恐的發現,聞人允希竟然和即墨嶼現在的樣子重疊在一起!

這眼熟的觸手……

不禁讓他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這是他永遠也抹不掉的屈辱史!

一道紫光閃過,一條觸手帶着即墨嶼的憤怒破空而去,彷彿要把章朗撕碎一般!

章朗反應過來,連忙利用自己的刀刃劈開襲來的觸手,隨後將刀刃幻化成布滿荊棘的鞭子掃向即墨嶼。

即墨嶼靈活躲避,在鞭子即將縮回去的一瞬間利用觸手纏住,強大的拉力瞬間將他帶了過去。

章朗見狀,冷哼一聲,左手握拳,準備給他來上一記重拳!

即墨嶼像是已經摸透了他的意圖,一個下蹲躲過他的攻擊,隨後揮出一記上勾拳,不同於剛才的力道,打在章朗下巴上,他慘叫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飛到空中!

趁你病要你命!

即墨嶼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六條觸手正在瘋狂的攻擊着章朗,鮮血如雨點般散落,慘叫聲不絕於耳!

「住手住手住手快住手……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混蛋,我要死了,快給我住手啊!!!」

然而無論他怎麼求饒,憤怒狀態下的即墨嶼始終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尖銳的觸手無情的刺穿他的身體,最後六條觸手纏在一起,直接在章朗的腹部上開了個大洞,正要把他撕碎時,即墨嶼渾身一震,痛苦的跪在地上!

觸手瓦解,章朗僥倖活下來,倒在血泊之中,目光看向即墨嶼,喃喃自語,「可惡……這下子我可算搞懂了這一切,難怪會令我感到無比熟悉,原來真相竟是這樣……」

良久之後,即墨嶼才緩過勁來,看了眼已經翻白眼的章朗,他一臉的驚恐,「我……我居然……殺人了!!!」

然而當他看見章朗還有呼吸時,這才鬆了一口氣!

禍亂的治癒能力他是深有感觸的,剛才他被貫穿的肚子,早已恢復如初,所以他完全不需要擔心章朗會不會失血過多而死!

「小駿!」解決完章朗,即墨嶼跌跌撞撞的想要去查看宮辰駿的情況。

突然,他瞳孔猛的一縮,只見聞人允希正蹲在宮辰駿身旁,手指戳了戳對方的臉,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不錯呢,看起來非常值得吞噬!」

「讓人慾罷不能的味道,真是引人食慾大增呢!」

「快從他身邊離開,小駿才不是什麼食物!」即墨嶼大怒。

原本還在宮辰駿身邊的聞人允希卻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依舊是那充滿誘惑性的聲音,「你真的是這麼認為的嗎?不妨再仔細看看,你確定能無視這麼美味的大餐嗎?」

話音落下,即墨嶼像是被蠱惑了一般,目光突然死死的盯着宮辰駿,臉上開始變得猙獰,口水直流,野獸般的低吼一聲,「你說的沒錯,小駿看上去很好吞噬的樣子!」

他發出怪異的笑聲,一步步朝對方走去,然而僅存的那一絲理智卻將他喚醒,他抱着腦袋,痛苦的大吼,「啊!!!不要說了,求求你不要再繼續說了!」

「你這不是已經餓到無法忍耐了嗎?」

「其實你完全不需要忍耐啊!」

「畢竟你什麼都沒做錯!」

「別再說了,求求你別再說了……」即墨嶼甩開聞人允希,踉踉蹌蹌的跑到牆上使勁的撞着自己的腦袋,再這樣下去,他恐怕真的要喪失理智了。

聞人允希像是附骨之疽一般,根本甩不掉,她緊緊地貼在即墨嶼背上,「別猶豫了,隨心所欲的去吞噬吧!」

「不要逃避現實,全部都是屬於你的!」

「屬於我的?」

聽到這,即墨嶼口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原本平靜下來的心再一次亢奮起來,猙獰的面孔與原來的面孔來回交換,終究還是**戰勝了理智,目光投向宮辰駿,發出狂笑,「是啊,這不是難得的大餐嘛,我怎麼可以不好好享用呢!」

他跪在宮辰駿面前,口水嘩啦啦的流,獠牙外露,「小駿可是我的……」

「朋友啊!」聞人允希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沒錯,正因為我們是朋友,所以必須由我來吞噬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