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禁區》[二十六禁區] - 第8章 採購食物

「就這樣,最好不要再繼續熬夜了,從今天開始盡量早點睡吧!」

「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這人走後,孫飛宇按了下桌上的按鈕,門外的廣播便響了起來,「高迪,請到一號室就診!」

話音落下,轟的一聲巨響,大門破裂,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飛了進來。

「救……救救我!!!」

男人絕望的看向一臉驚恐的孫飛宇,想要他救救自己,可惜傷的太重,白眼一翻,一命嗚呼!

此時,一個身穿紅色西裝且戴着鬼臉面具的男人正站在門口,他陰惻惻的看着孫飛宇,「終於讓我找到你了!」

「史倉!!」孫飛宇咽了咽口水,冷汗直冒!

「真是讓我一頓好找啊,你在抖什麼?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再說我有這麼可怕嗎?」

「特么你可是大名鼎鼎的虐殺狂,誰不害怕?」孫飛宇心裏暗暗腹誹,餘光偷偷地瞄了眼帘子後面正在瑟瑟發抖的妻女,硬着頭皮說道:「你不要亂來,這裡離市區不遠,要是引來斬首隊,對你我都沒好處!」

「別緊張,找你沒別的事兒,你之前做的那個東西,我不小心給弄丟了,還請你重新給我做一把!」史倉說道。

聞言,孫飛宇鬆了一口氣,「可以,給我兩天時間!」

「我今晚來拿,要是沒做好……」說完,史倉不給他討價還價的機會,轉身離開了這裡。

孫飛宇拳頭緊握,卻又無力鬆開!

「親愛的,怎麼辦?」女人摟着女兒走了出來。

「事不宜遲,你們兩個趕緊離開這裡!」

「那你……」

「我自有分寸!」

奶茶店,唐山正在教即墨嶼怎麼泡奶茶!

「慢工出細活,不要着急!」

「好的!」即墨嶼點點頭,已經失敗兩次了,事不過三,這一次一定要成功。

良久之後,即墨嶼嘗了一口自己做的奶茶,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

「如何?」唐山問道。

「一般般吧,還是沒老闆做的好喝!」

「哈哈,奶茶的味道因人而異,不同的人喝總會有不同的感覺。彆氣餒,你已經很努力了,繼續加油吧!」

「我知道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唐山說道:「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情,奶茶店可不僅僅只是一家奶茶店,也是Z區禍亂們的聚會場所,偶爾也會有人類的客人,就像你那個朋友一樣,話說回來,之前你還是我們奶茶店唯一的一個人類店員呢!」

即墨嶼苦笑着搖了搖頭,想不到自己當初竟然敢在禍亂開的店做兼職,說實話沒被吞噬掉,也算他運氣好。

當然,也有唐山他們善良的緣故。

換做是聞人允希那樣的禍亂,估計他上班的第一天就被宰了……

即墨嶼有些疑惑,「老闆,禍亂不是應該對外隱藏身份嗎?」

「居然還讓人類進來,就不怕……」

聞言,唐山看向窗外的公園,看着那些陪同孩子們玩耍的大人,會心一笑,「要想在人類的社會中生存,模仿他們的行為是必要的,人類對我們禍亂而言,就是活生生的教材書。當然,最主要的是我喜歡人類,所以……」

「談話就到這裡吧,今天小桃那丫頭請假了,柚可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的,你下去幫她吧!」

「好的!」

下樓時,即墨嶼反覆思考唐山的話。

「喜歡人類?」

「到底是什麼意思啊?難道是指那方面的意思嗎?」

「不,不會的,老闆可不是那種人……」

即墨嶼一打開門,熟悉的笑聲傳來!

只見宮辰駿正坐在前台和穿着女僕制服的上官柚可聊天。

「哈嘍,即墨!」

「小,小駿,你怎麼會在這?」

「笨蛋,我當然是來向柚可小姐姐道謝的啊!」

即墨嶼愣了愣,「道什麼謝?」

宮辰駿怪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說道什麼謝,她之前不是救了被捲入事故的我們嗎,這可是救命之恩啊,我要是不來道謝,你覺得說的過去嗎?」

「可那不是……」

即墨嶼似乎想解釋什麼,腳背卻被旁邊的上官柚可重重的踩了一下。

上官柚可卻裝作沒事人一樣,笑了笑道:「上次傷到腦子了,現在還沒恢復過來!」

「不至於吧!」

宮辰駿一臉的擔憂,「你要不再去醫院檢查一下?」

即墨嶼勉強的笑了笑,「別聽她瞎說,我哪有事!」

「好吧!」

宮辰駿嘆了口氣,「聽說章朗學長好像還在住院治療,那樣的事故,我們兩個居然只受了一點皮外傷,簡直就是奇蹟!」

「奇蹟嗎……」

即墨嶼忍不住看了眼上官柚可,心想要不是她,你都已經被我……

宮辰駿看了眼手錶,便拿起書包,朝兩人揮了揮手,「我該走了,即墨,柚可小姐姐,下次再見咯!」

上官柚可幫他打開門,「謝謝惠顧,歡迎下次光臨!」

關上門的上官柚可臉色立馬就變了,冷哼一聲,「記住了,千萬不要暴露你是禍亂這個事實,哪怕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人心隔肚皮,也許哪天他就背叛你了!」

即墨嶼不滿的反駁,「你在說什麼啊,小駿才不是這樣的人呢!」

外面在下着大雨,宮辰駿正騎車趕往學校的路上,雨水模糊了視線,拐角處突然竄出兩個人,幸虧宮辰駿反應及時,連忙拉緊剎車,甚至腳剎都用上了,險而又險的停在少女面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沒撞到你吧!」宮辰駿連忙下車彎腰道歉。

少女怯生生的躲在母親身後!

宮辰駿本以為對方肯定要刁難自己,然而沒想到女人居然比他還要客氣,「不要緊的,是我剛才沒有注意看路,只顧着趕路,所以……打擾了!」

說完,她也是行了一禮,然後牽着女兒的手就這樣淋着雨匆忙的離開了。

「好漂亮的美女啊,呸呸呸,我在想什麼呢,宮辰駿,你不純潔了……」

「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蟲嗎?」

「如果有朝一日那傢伙發現了我們的真面目,為了我們的人身安全着想,辦法只有一個,殺了他!」上官柚可殺氣騰騰的說道,哪還有剛才那副平易近人的樣子。

「這怎麼行!」即墨嶼急了。

「如果不想他被殺掉的話,那你最好拚命隱藏自己的身份!」

話音落下,門鈴響了。

上官柚可再次恢復那張溫柔的笑臉,打開門,「歡迎光臨!」

只見一對母女走了進來,身上濕淋淋的!

「柚可!」

「美子小姐!」

見即墨嶼還傻愣在那兒,不由嗔了一句,「還不快去拿干毛巾來!」

「哦哦!」即墨嶼飛快的跑到換衣間。

「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洛美子正給自己的女兒擦着頭髮。

「茉一,好久不見了!」上官柚可也在一旁幫忙。

即墨嶼就這麼捧着毛巾站在旁邊,有些好奇的看着這對母女。

見即墨嶼正盯着她看,孫茉一嚇得連忙躲進母親的懷裡,陣陣發抖,似乎很害怕陌生人,尤其是男性!

見狀,即墨嶼撓了撓頭,心想他長得也不醜吧,怎麼這個小丫頭見到他像是見到了怪物一樣。

「唐山老闆在嗎?」洛美子問道。

上官柚可點了點頭,「他就在樓上休息!」

「即墨,再拿條毛巾給她!」

「好的,請用!」

洛美子接到手裡,說了聲「謝謝你」。

孫茉一偷偷地看了眼即墨嶼,後者頓時露出一抹自認為很帥的笑容,卻發現對方只留給他一個後腦勺,尷尬的嘴角抽了抽。

目送她們上了樓,即墨嶼忍不住問了句,「她們也是禍亂吧?」

上官柚可將手中的幾條濕毛巾拋給他,擺了擺手,「奶茶店互相幫助的原則你是知道的,早上老闆收到孫先生的委託,這段時間希望我們奶茶店照顧好她們娘倆!」

「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自然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

上官柚可柳眉微蹙,一拍桌子,「問那麼多幹嘛,真是煩死了,明明自己什麼都辦不到!」

即墨嶼嘟囔了一句,「不就問問嘛,不至於發火吧!」

「話說,老闆有沒有告訴過你關於提箱子的事情?」上官柚可問道。

即墨嶼愣了愣,「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