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遙》[方寸之遙] - 第6章 世界的真實

「老Q是否有異常?」耳麥里再次傳來呼喊,老Q卻沒有應答,莫名的,老Q覺得這一刻說話也許不是好的選擇。

平靜中,剛才瘋狂的蟲子也不見了蹤影,滿是泥土的過道陷入詭異的寂靜。常年行走於生死邊緣的戰士的直覺,讓小隊其他人隱隱感覺到自己彷彿被一頭巨獸凝視着,生或者死,都在它一念之間。

緩緩的,一股精神力波動延伸過來,小心翼翼的觸碰了一下子山的感知。

子山愣住,與想像的不同,完全不是蟲子暴戾、殺戮、嗜血的形象,而是無助、膽怯和祈求。

它在害怕。

子山定了定神,穩定住自己的精神感知,心裏突地升起一種同情,也許蟲子並不是那麼殘暴,所有在宇宙中的行為只是為了活着。

物競天擇,生物本性。

老Q緩緩轉身,以詢問的眼神看了子山一眼。

停滯了幾秒,子山緩緩搖頭,右手朝着身後輕輕擺動了兩下,示意隊友先撤。

其實以現在狀態,母蟲的精神力對子山完全不設防,子山有把握瞬間重創母蟲,配合隊友,能夠將母蟲殺死。

但是感知到母蟲的精神世界後,子山猶豫了,它們也只是為了活着,也許,沒必要趕盡殺絕。

老Q猶豫了幾秒,決定聽從子山的建議,畢竟作為小隊的尖兵,子山一直以來都表現得非常優秀。輕輕划了個手勢,劉易等人慢慢往後面挪動,準備撤出蟲巢。

突地,山體中傳來一聲悶響,緊接着泥土被快速切割,隨後有攻擊從子山等人對面的方位直接落到母蟲身上。

母蟲在瞬間狂暴,無聲的嘶吼一下子刺痛子山的神經。

子山感應中,母蟲暴亂的精神力彷如風暴般炸開,身後隊友的意識體就好似暴露在大風中的微弱燭火,有可能下一秒就被吹滅。

伸開雙臂,子山極力將自己的精神力凝結成一面無形的牆,想要擋住母蟲肆虐的精神力襲擊。

卻也只弄出好似一層薄膜的效果,且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刺穿,變得千瘡百孔。

完了,防護不到對面的戰士。

念頭剛起,一道身影如風般掠進來,低吼一聲,手裡的光刃閃動,切紙般破開蟲道的土石壁,同時也將母蟲斬為好幾段。

母蟲瞬間死亡,暴亂的精神能量也一下平息,變成無意識的波動充斥在空間里,緩緩的,有部分竟然與子山的精神力交織在一起,隨着子山自身的精神力流回意識海。

老Q等人粗喘着氣,布滿汗液的身體微微彎曲。剛才的一瞬間,真實觸摸到了死亡,也許直面死亡不會畏懼,但感覺到的精神威壓卻讓人無法呼吸。

還好所有的交錯都是在瞬息間完成。

山體內殘留的蟲子在剛才被母蟲的嘶吼呼喚,快速圍攏過來,此刻已經隱約傳來蟲鳴。

「你們先出去。」手持光刃的身影說到,正是上校林正,剛毅的面容依然很平靜,看不出喜怒。

「是。」老Q挺直身軀。

後面跟進來的第四小隊隊長邁克爾拍了拍老Q的肩膀,帶領着隊員撲入蟲道,接過了後續的清理任務。

……

兩小時後,星球表面正值黑夜,「深紅」就近駐紮於簡易營地周圍休整。

一團團的篝火被點燃,星星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