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改寫前世,女帝淚崩求原諒》[反派:改寫前世,女帝淚崩求原諒] - 第9章 小子,我收你為徒

南宮蒼穹對老者的話將信將疑,但還是命人把兒子帶出來。

少年在眾人的注視下被帶出府外,不過嘴裏仍然念叨着「來」

南宮夫人看到兒子如此,不免觸景生情。

半個月了,兒子就說過來這個字。

老者看着身着玄色衣衫的少年,很好這就是他要找的人。

他伸手從葫蘆里倒出一顆紅色藥丸,塞到少年口中。

「父親,母親……我怎麼會在這?」

吃完葯,少年竟然恢復了意識。

南宮蒼穹還以為是幻聽,直到他親眼看到兒子開口說話,他才徹底信了眼前的道士。

南宮夫人見兒子如此,也是又驚又怕:「兒子,你好了?」

南宮羽並沒有回答她,只是瞬間眼神又恢復到之前那副獃滯模樣。

……

「這下將軍和夫人總該信貧道了吧。」

南宮蒼穹和夫人,自然是明白了眼前的道士確實有點能耐。

「道長,我兒能不能不上山?」南宮夫人自是捨不得兒子去吃苦。

「若將軍和夫人真想救公子,就不能反對吾提出的條件。」

南宮夫人眼見兒子必走這遭,頓時兩眼淚汪汪,南宮蒼穹只好連忙拍夫人的肩膀安慰她。

……

這結局自是老者,帶了少年南宮羽回了凌青峰。

凌青峰整座山峰鍾靈敏秀,漫山皆是數不盡的樹木花草,時常也有野獸出沒。

老者穿着布衫引少年來到山頂處,只見山頂處設有結界,老者大手一揮連帶着少年一起入了結界。

結界內竟是另一番景象,裏面種着一些發著微光的奇珍異草。

整個結界內充斥着許多靈氣。

當然結界里還種着不少尋常的蔬菜果實。

少年吸入靈氣,神識竟慢慢回了過來。

「我這是在哪?」

南宮羽一臉懵,自己不是在南宮府嗎,如今這又是何處?

蒼老的聲音從少年的頭頂飄過:「小子,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閉門弟子,老夫活了二百多年,從未收過一位徒弟。你可得好好和我學醫,傳承我的衣缽。」

「……」

看着面前手持葫蘆的老人,南宮羽內心充滿了各種疑問。

「老人家,我不知道為何在此,是晚輩多有冒犯。還有我得回家了,不然父母定會擔憂我,至於學醫一事,晚輩從未想過,還請前輩諒解。」

剛才聽的真切,這老人家說他活了二百多歲,定然不是凡人,所以他才以前輩相稱。

「逆徒!」

老者怒拍自己的大腿,隨後將一道金光打入南宮羽的腦中。

往日痴傻的回憶,全都浮現在南宮羽的腦海里,就連那日雷劈的麻木感也好像才發生過一樣。

「我這是傻了!?」

「逆徒,為師不計成本的救你,你卻想着回家。難道你就不想和為師學醫,成為醫者巔峰嗎?」

楊素麻了,他活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慘遭拒絕。

和他學醫有這麼不情願嗎,再怎麼說他也是世間難尋的醫中聖者。

他雖已絕跡江湖多年,但江湖依舊有他鬼絕醫聖的傳說。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年輕氣盛!

楊素也不裝了,直接報上自己的名號:「小子,吾乃隱世的鬼絕醫聖,不知有多少人前赴後繼想來這凌青峰尋我,只為得我醫學真傳。吾也不是那種厚顏之人,非你不可,為師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做我的徒弟,你可得想好了回答我!」

說罷,楊素摸着自己的寶貝葫蘆,悠閑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