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開局放未婚妻鴿子》[反派,開局放未婚妻鴿子] - 第1章 放未婚妻鴿子

神聖龍國,

天南市,

一家人來人往的酒吧,

燈光閃爍,青年靚女跟着勁爆的音樂,在舞池肆無忌憚扭動身姿。

發泄着白日來自於各方面的壓力。

酒吧豪華包間內,一群穿戴不凡的俊男在此狂歡。

「嗨起來!」

人群**,一英俊帥氣的男子坐在卡座上,擁着兩個身材火辣的女子帶頭狂歡。

「喝喝喝…喝起來!

今晚的消費本公子買單。」

「墨少vvds!」

「墨少大氣!」

在周圍狐朋狗友的吹捧下,男子沉醉其中。

不知過了多久,男子鬆開懷中清純妹子,揉了揉發脹的頭。

起身向門外走去。

看着他離開的身影,房內人說道,

「墨少,幹什麼去?

可別想着逃單!」

「就是!別跟三年前一樣,說話不算話,放咱們兄弟鴿子。」

男子回頭喊了句,

「想多了,本少放個水去!」

洗手間內,

站在洗手池前洗了把臉,甩了甩頭。

朦朧的意識恢復清醒。

墨塵抬頭看向鏡中那個臉色通紅一片的俊朗面容。

昏暗無光的眼眸瞬間恢復光彩,楠楠自語道,

「一個月了!」

男子名叫墨塵,一個月前意外從藍星魂穿到這個陌生的世界。

穿越後,他毫無阻礙的同化了前身記憶和能力,借體重生。

前世的他是個屢遭挫折一事無成的loser!

穿越到這個世界,他成為了天南市第一豪門大公子。

他家族到底有多恐怖,墨塵不太清楚。

只知道天南這個長那個長之類的邊疆大吏都得讓他老子幾分。

逢年過節都得來家裡拜個山頭,討個好。

一瞬間從loser蛻變成家底恐怖的富二代。

最開始那幾天,墨塵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不會做白日夢呢吧!

也就是最近,他才終於適應過來。

重活一世,他立刻就從前身的記憶里知道了身體主人的所有信息。

長的勉強世界第三!

第一是他爺,第二是他爹。

沒辦法,顏值這東西也得論資排輩啊。

誰讓他是最後生的呢。

學歷混了個金融博士之類的,那種交錢就能畢業的證書。

因幼年喪母,他老爹對他疼愛有加,大把大把給錢花。

雖然他手裡握着大把大把的錢,但偏偏就不往正道上走。

你說你手裡成千上億的票子,開個公司,資助貧困山區,做做好事不好嗎?

偏偏把這些錢花在拯救失足少女上。

宿醉會所是常有的事。

因此,被譽為天南市第一紈絝!

穿越過來,墨塵並未推倒前身的成就重新來過。

誰都討厭紈絝子弟,但又有哪幾個人不願意成為紈絝子弟?

繼續拿錢拯救失足少女。

拿墨塵的話來說,

「便宜老爹憑實力掙的錢,我不花難道等着金融危機被割韭菜嗎?」

在墨塵看來,只要不為非作歹,不觸碰底線,紙醉金迷就是最完美的人生。

能花錢買來的東西,幹嘛非得自己掙?

啃老不好嗎?

反正他家實力硬的金剛牙都啃不穿!

或許光頭強的狗牙電鋸能與之抗衡一二。

「嗡嗡嗡…」

突然一道手機鈴聲打斷了墨塵的回憶。

與此同時,金碧輝煌的五星級酒店大廳角落,

一四肢發達面色剛毅的壯碩男子看着賓客滿座的大廳,焦急等待,

「少爺…趕緊接電話啊!

都火燒眉毛了!」

不多久,電話終於被接通。

那頭傳來墨塵慵懶無力的聲音,

「喂~軍子,怎麼了?」

軍子是墨塵老爹的隨行保鏢,負責保護墨塵老爹的安全。

軍子提醒道,

「少爺,您還在酒吧?

您該不會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吧!」

墨塵走出洗手間,從吧台要了杯檸檬水。

漱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