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開局放未婚妻鴿子》[反派,開局放未婚妻鴿子] - 第4章 來自父親的七匹狼

不知過了多久,墨塵漸漸從昏迷中蘇醒。

看着坐在沙發板著臉的墨江峰,他馬上就明白了過來。

一切都是墨江峰乾的。

揉了揉還疼的後頸,墨塵習慣性地靠坐在沙發上。

翹着二郎腿,拋着橙子,眼神要多懶散有多懶散。

看着戴着老花鏡讀書的墨江峰,墨塵慵懶道,

「老墨,好歹你也是千億集團的董事長,做事能不能有點創意。

每回都派軍子敲悶棍,綁我回來。

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混黑澀會呢?」

「哼…」

悶哼一聲,墨江峰放下書,摘下眼鏡。

沒好氣道,

「對付你這個逆子,老子覺得這種方式正合適。

說說吧,今天為什麼放人家小情鴿子。」

要不是他墨家底氣足,隨便分了點湯水給來的賓客,讓他們閉嘴。

墨江峰的老臉差點被親兒子丟到太陽,變成帝皇鎧甲了。

替墨江峰斟了杯茶,墨塵靠在沙發上,姿態要多得瑟有多得瑟。

雙手一攤,說道,

「為什麼?沒有為什麼!

不喜歡了,不行嗎?」

冷瞥了墨塵一眼,墨江峰喝了口茶水,說道,

「不喜歡?想憑這幾個字糊弄過去?

你看我是你那些狐朋狗友嗎?

今晚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老子立刻停了你所有的卡!

咳咳咳…」

見老墨的確有點生氣了,墨塵坐在他身邊。

撫平他的胸口,安慰道,

「老墨,別生氣嘛,生氣傷肝~

萬一您提前嗝屁了,誰幫我打理墨家這諾大的遺產呢?」

前一句話聽着還算個孝子,後一句話直接把墨江峰整破防了。

好傢夥!合著老子活着就是為了幫你打理墨家是吧!

猛地推開墨塵按摩的手,他怒氣道,

「逆子!老子堂堂一隻東北虎,怎麼生出你這麼個病貓!

以前花錢大手大腳,老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權當是你幼年喪母帶來的陰影。

今晚放小情鴿子,不去訂婚典禮,老子也勉強能再放縱你。

男人嘛,誰沒幾個初戀情人。

但老子萬萬沒想到!

老子還沒死,你竟然就惦記起老子的遺產。」

是可忍,孰不可忍!

墨塵悻悻後退幾步,說道,

「您的遺產上千億呢,是個人都會惦記嘛。」

不是墨塵太「孝順」,實在是墨江峰的遺產太多了。

嘿嘿…

墨江峰猛地站起身,抽出腰間七匹狼,怒道,

「好小子,今晚不把你打出翔來,老子就把你的翔吃了!」

「**…」

皮帶抽打空氣,發出清脆響亮。

墨塵慌亂地連忙跳過沙發,對着怒火中燒的墨江峰說道,

「老墨你來真的!我可是你兒子!」

他不過隨便說說。

家裡只有他們父子二人,不得找點情趣樂呵樂呵。

生活難免枯燥無味不是。

「老子從來不弄虛作假,老子的人生每天都是現場直播!」

墨江峰不再廢話,直接揮鞭而上。

墨塵惹不起躲得起。

在偌大的別墅內來回跑。

墨江峰追。

他跑他追他插翅難飛…

逃跑在大院內,墨塵喊道,

「萬一把我打壞了,可就沒人繼承墨家財產了。」

墨江峰提着七匹狼跟在身後,喘着粗氣說道,

「你不是說不介意我給你找小媽嗎。

老子春秋鼎盛,練個小號不成問題。」

墨塵跑在前邊,扯着鬼臉不屑道,

「略略路…就您?二十多年了,也不知道銹沒銹。

而且就您這體質?還沒跑兩圈就氣喘如牛了,估計就一根煙的功夫。

要我說,您要是練小號不如人工授精。

如果必要的話,我可以提供幫助。

咱倆基因差不多,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

我也不求太多,叫哥就行。」

聽着逆子的逆言,墨江峰恨得牙根直痒痒。

「老子再廢,也比你這個整天只知道喝大酒的紈絝子弟強。」

「哼…誰知道呢?又沒比過?」

「有本事比比!」

「行,比比就比比…」

二人一追一趕中,原本因為墨江峰試圖教訓墨塵的追逐漸漸變成父子二人交流心得的夜跑。

跑了三四公里後,墨塵漸漸放低速度,與墨江峰齊平。

「呼…呼…呼…」

看着墨江峰跑一步喘三口,墨塵玩味一笑,道,

「呦呦呦…老墨,你這…不

猜你喜歡